這個日記的layout又轉了。

靈感來自Pink Floyd的DARK SIDE OF THE MOON和變態殺手林過雲的一張自拍照。

這張相片令我十分震驚,用黑房技術處理一塊破鏡中的林過雲,四個影像的重疊,年紀輕時曾被此圖片嚇壞了。

曾經在工作間被同事說我好變態。變態有時也是因為太過聰明而引致。

林過雲本身就是一個聰明的人,甚至過度聰明。例如犯案後審訊,有司法人員發現他用不同的方法欺騙陪審團,捉心理。可惜,聰明反被聰明誤,終會百物一疏。

聽 說林氏會將自己用十六米匣拍攝的肢解片段改名,例如East of Eden, Day for night, Series Secrets, Technology of Aircond等。East of Eden是占士甸的「蕩母癡兒」、Day for night是杜魯福導演的「戲中戲」。

看到自己舊日每篇日記的命名方式,都用上戲名、歌名,令我感覺上覺得,這些都是一些肢解的紀錄。

故此最近都用上一止沒有意義的命題。也陶o是更為變態的表現。

Layout仍有大量問題要修改,也釧疃悝A再來的話,樣子又會不同的了。

昨天用一元五角買了一本每行八格的小簿簿,小學時由於要和雞皮紙封面的「校簿」有所區分,會叫這些封底有九因歌的小簿簿為「街簿」。

一行八格是幼稚園抄書才用。小學已經用上了中格簿,數學用一行三十五格的那種。到了小五、小六,會用數學簿來抄書。

小一第一課中文課文是「一、早上 早上,妹妹說,哥哥早;哥哥說,妹妹早。」現在還記得的原因,是沒有計劃的老師,罰抄的內容不是「我以後乜乜乜」就是自己的名字,又或者中文書的課文。自選一課抄一百次,我當然會找這一課來抄。難道找一篇出師表又或者滿江紅來抄嗎?

那本一行八格的小簿簿,每天八格,給我抄下,又或者畫下每天的八件事。我想,當八天後畫滿六十四格,會是相當的花,也相當的亂,而且也相當的滿足。

一本小簿簿有十多二十頁,可寫很久。

夠半年的快樂,其實只需一元五角,以及無比的恆心。

12:07 - Monday, Oct. 20,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