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言,無論我的上司,以及我的枕邊人,都是很容易受情緒影響,影響自己,也影響別人。他們都很容易向別人發脾氣,有時因為很脾氣而做出莫名奇妙的事。

我的supervisor,已經貴為顧問醫生,有時也會發脾氣。但當他不發脾氣,我也佩服他對醫學和科學的天才,以及對下屬的態度。星期五那天他與Research Team的同事下午茶,也談到他的脾氣。

他說,脾氣是有權力的人才能發出來。會發脾氣的人,只因為權力太大。

網上有人說每個人都太自由,也即權力過大,於是人人都可發脾氣,於是時常引發不必要的言語誤會。

因為一言兩語引起誤會,傷了和氣。

這裡只時提供一個虛擬的「權力」,讓我發發虛擬的脾氣而已。現實中,我仍是一個實幹的人,我仍努力掙扎當中,我可不會放棄,因為我明白到自己的權限。

Eddie,我只在這不吐不快,只想令自己舒服一點而已。因為現實沒有這個機會。現實中我可不是女人般,嘈過嘈那。假如我只會嘈,我可不能同一時間做七個Research Projects。


最近有些情緒低落,我想可能是Spinal Cord的水銀使然。

對付嚴重的情緒問題,進路是最純粹的機器式反應。

在電視的Reality TV看到一個幾白痴的電視節目,叫作Robotica,一些Geeks製作了一些小型機械車,互相鬥撞以及撞鐵撞牆,我看的十分過癮。因為機械車沒有感情,他們只管撞,不會叫痛。忽然令我想到AI的那個破壞Mecha的大會。

科學和機械,最終只會成為人們的笑柄。

08:42 - Monday, Oct. 13,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