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aftwerk, Deep Purple和Iron Maiden三支經典樂隊都選擇2003作為回歸之年。而且Mo'Wax的勁旅UNKLE也選了2003年推出他們群星亂舞PsyEche Fiction後的大碟。

二零零三是好年嗎?我不覺得。

打開杯子,呷一口熱茶,又再次活過。昨日講到出聲講粗口和心中講粗口的問題。有很多的東西想表達出來,但時常都有口難言。每個人都試過有這樣的經驗,有時因為身份問題,有時生怕別人難以接受你的說話。

學習外國人的工作方式,先不對外說出自己的計劃,慢慢行事,當成果推出後,才公諸於世。可惜的是,我終於明白為何中國人要未做先講。原來電視台爭「頭淡湯」是有根據的。

本來一切已經準備就緒,表格寄上,一些簡單的素材也都搜集了。經過兩人討論後,最後卻要放棄參賽,胎死腹中,為的是兩個字:「情與義」。但我仍堅持要將成品做好,用另一個方法公諸於世。

很怕非勝不可的態度。也終於明白為何抽獎遊戲要有一行小字說明,主辦單位家屬及朋友不得參加。

一 直想自己一個人拍片,拍一套動畫或者紀錄片。人是一種難以差度的動物,也因此我憎恨有劇情的短片,因為涉及人力資源調配的問題,而我又不是一個好的領導 者。紀錄片是我最想拍的類型,可是仍未找到公眾關注而又被忽略的題材。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的生命曲折離奇,很值得拍一套紀錄片。我時常都有這麼的想法,除了 拍紀錄片,有時甚至覺得自己的生命值得改寫成小說、漫畫以至舞台劇。自己也曾經這樣做,可惜每次都會半途而廢。因為由初發起到中間,會發現自己的一生都根 本是庸庸碌碌,對世界毫無見樹。自以為十分之有市場價值的如感情重傷、傷手傷腳或者轉校離校等等,原來別人都有大量這種經驗供應。要更為曲折離奇,比比皆 是,甚至覺得:「你果d唔多夠喉!」

You're just nothing!

這是宿命,故想找別人的生命來當紀錄片主角。 剛剛看過LMF的紀錄片「大你」,是之前買下來的十蚊雞電影。粗口、抽煙和吸毒片段比比皆是,故我也只好找一個旺角的屋沒有人的時間才一個人細看。因為屋 主假惺惺得連接吻片段也不讓兒女觀看。其實LMF的成員,生命也十分地普通,可惜沒有人想到為他們拍一套片。而他們也成為了香港第一套 Rockumentary的主角。香港也真算可悲,非主流搖滾樂團在香港最少有三十年歷史,到今天才出產第一套Rockumentary,反而外國一年就 有n套推出了。看完,也有很多的東西值得反思。也有點想看去年得獎的獨立紀錄片「平安米」,以及至今仍然未看的Revolution os。可惜至今都沒有機會(平安米之前在藝術中心上映,沒有錢去看。至今未出VCD。Revolution os是有關GNU/LINUX的紀錄片,可惜dvd要在外國訂,太貴,沒錢。)。生命太短,以紀錄片去活過別人的生命,是多麼的有趣。可惜,紀錄片永遠是 小眾的題材,公眾始終喜歡帶有劇情的短片。

米高摩亞的美國痴gun檔案是我今年唯一在影院看過的紀錄片,電視的如星期N檔案和鏗鏘集也是這一類型。「大學生掃街」、「明仔住板間房」以及「村校」都仍然十分紀憶猶新。故這兩個節目也是我除了新聞報告之外,會去看的電視節目,可惜最近也都少看了。

11:13 - Saturday, Sept. 06,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