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疲倦。

數天來都沒有好睡,四天或者是五天我已經記不起。我想這五六天總睡眠時間有十小時吧。對比起那些出了名有型的職業,如設計 師或者程式編寫員;又或者做末狾茪ㄞ鉒v的設計學生、資訊科技學生,我這些缺睡紀錄,可以說得上是小兒科。(而我也真的在小兒科工作。)這些有型的人仕, 就算說出自己早上五時才睡,又要八時起床,都十分有型。但畢竟,我也只是一個傳統中國農村農民,要型型不起,只想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這些兒科級數的缺睡紀 錄,已經叫我想在辦公室中昏迷不醒。但為了口中那口飯,月尾銀行戶口增加的那點點數額,我決不能睡覺,仍要努力工作。哎!我的想法真的多麼的農村,是一個 「村公」。幸好我不是女人,如果會被叫「村婦」(解釋:沒有見識又或者沒有讀過書的意思),多麼性別歧視的一個字眼。

而我其實真的在農村長大。很久沒有看電視,昨天看電視節目談到很多村校面對縮班的問題,有些甚至要倒閉。校長和老師要找學生入讀小學,老師面臨倒閉哭不成聲,學生力指教署決定錯誤。甚至有村校學生指,俾面校長,將頭髮由金金黃黃轉回黑色。

好一句俾面校長。和校長有這麼直接的接觸,其實就只有村校才能做到。城市中一千幾百人的學校嗎?有些學生甚至連校長是誰都不知道。

我也由村校出身。小學時,每天見到校長多次,甚至有私交,如我姐的中醫師,也是由這位校長介紹。到了中學,升到Band 5學校,每週都會見到校長三四次。到了大學,三年來見過一次真人,反而在電視見得更多。

農村人仕和市區人仕最大分別,也就是對颱風的看法。

之前也寫過類似的東西,不贅。在yahoo看到一些學生不想上學而希望颱風留守的言論,是多麼的不舒服。

但,今早快要睡著時,我都在想快點掛八號,那就可以回家睡覺。

說到尾,我也是一個世上最大的偽君子。

23:09 - Tuesday, Sept. 02,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