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開始有點忍受不了。

我將所有進入我耳中的東西視為聲響,音樂和噪音一樣,都是一種聲響,故我會覺得工程噪音會比R&B好聽。有些音樂我們會很快記不下來,我會比較喜歡聽一些永恆的聲音,如大自然的聲音。

我覺得沒有耳筒機隨身聽的我,很痛苦。我很不喜歡在巴士上聽那些大大聲講電話的聲音,又或者那些十歲以下三歲以上的小朋友的聲音。在巴士上不停地聽那些令人煩厭的聲音,我會Gone Insane!

在車上看書,聽到這些聲音,根本不能集中精神。

但可惜的是,我沒有錢去修理我的MD機,也不想去修理。

想買一部新MD機,也沒有錢。想買一部iPod,也是沒錢。

錢作怪!

我不是第一次在公眾場合中被人話我衣著沒品味,又或者我的衣著不合時,不前衛。今天我再聽到這個意見,聽到厭,沒感覺。我在家中穿的衣服和在外間穿的衣服是一樣的。假如我要將自已執到衣著合時,絕對可以,都是那句,錢作怪!

我 穿成這樣不倫不類,為我好,為大家都好。為自已好,是因為我可慳回很多無謂買衣服的錢,我可以用錢買唱片買書買硬件買軟件食好一點住好一點。為你們好的地 方,假如沒有我這些衣著庸俗的人,怎會顯得你們這些衣著前衛合時的人夠前衛合時,又怎會有你們在奚落衣著庸俗的人時那自身的優越感呢?

20:07 - Tuesday, Jan. 29,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