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會指摘平民的環保人仕

日月報:團體指快餐店濫用墊盤紙 一個月用量可鋪滿維園

我覺得這一篇會好黃牛。原因是這個論調是他常用的。
濫用墊盤紙是一個問題,奇怪的是該團體只調查美心、大快活、大家樂、吉野家、椰林閣、沙爹王、和民、魚米家、味千拉麵及扒王之王,反而出了名亂用墊盤紙加超多紙類垃圾的麥當勞/KFC卻沒有被調查,真夠好笑。
例如其中一家被調查的快餐店椰林閣,他們是將墊盤紙放在桌布之上,防止食客的骨頭菜汁和冬O水的霜水直接流到桌布上。試想想椰林閣要像茶樓那樣,每個食客食完一輪,就因為桌布污穢了而換桌布,每天要洗的桌布數量何止倍增。我先不理這樣的行政費用,但起碼會增加洗滌桌布的成本。洗滌桌布會生產的,是更多的污水、流入河流的清潔劑、洗衣機器消耗能源、運輸桌布的交通排出廢氣等等。所產生的環境問題,我不知道會不會比使用墊盤紙為高。我更不知道,這是不是環保團體給快餐集團「墊盤紙壓力」所樂於見到的後果。
不知道該環保團體會不會想去調查一下非平民會用得到的航空公司。計算一下,他們每程機到底會浪費幾多的食物、食物包裝和紙類垃圾。我最少聽過一次,航空公司預備的飛機餐,有最少一半是會拋棄的。有些空中服務員沒有問的食物,例如雪榚、甜品,很多乘客都不會食、或者不知道有得食。所以有九成這些食物,是原封不動的運到垃圾站。生產飛機餐沒有被吃的食物以及包裝所需要的能源,再加上要處理這些「廢物」的能源和排放的污染物,我相信比一間快餐店每天所用的那幾百張墊盤紙為高吧。
看看香港天空每天有幾多架飛機飛行?

我還未說長江集團在沙埔地皮起樓對附近濕地的毒害。環保團體又會花幾多的心力去反對這些發展呢?最少我未見他們有心去像反墊盤紙般搞一場PR war去反對長江集團吧。

大自然環保寶

不講錦繡大生圍了,說到尾人都是要get a life。
上星期看無線電視節目,教人封紅封包,在利是封自貼封口塗一層潤手霜。收到紅封包的一方,只要將潤手霜抹去,那個利是封就可以再用了。
我於是想像,如果我收到一個紅封包,打開時有一pat潤手霜,要是濃度太高的話,我會估計那是一pat鼻涕、痰。要是我是一個妙齡靚底OL,收到咸濕上司的一封潤手霜紅封包,可能上司的確是出於環保,但OL可能會覺得這是上司想著她進行某些行為之後的「精」華。
由於有欠整潔,我覺得沒有人會這樣做。再加上,有幾多個人會留起用過的利是封再用?近年出現過一些沒有自貼封口,用「攝」封口的利是封,但個人估計有99.99%會在正月之後,流落在本港各大堆填區。環保組織應該要計算,紅封包令熱帶雨林少了幾多棵樹。
要環保,我反而想鼓勵回收利是封再造。利是封現時是用「一手紙」製成,理據是再造紙不適合製利是封,因為再造紙不可壓金印刷。其實收紅封包的人,不太在意利是封的紙質。我認為是可以用再造紙製利是封,如麥當勞紙袋的質感,再印上紅色,效果也不會太差,但當然金光閃閃的壓金要轉成黃色的印刷。只要公眾知道環保重於修飾,就會接受再造紙利是封。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Tagged

掃墓科學

不知道你有沒有去掃墓。
如果你今年有上山掃墓的經驗,可能會發現今年的草呀、樹呀,都生長得特別的茂盛,除草開路等等工作都變得十分辛苦。
在掃墓回程的時候,我在思考雜草生得如此茂盛的原因。明明清明節清理過一次,今年的雨水其實不算多,為何植物卻長得如此快?
我得出的結論,有這些:

1. 今年的重陽節原來是姍姍來遲的。因為今年農曆閏了七月,也即夏天長了一個月,植物生長如此快速的原因,是植物多了一個炎熱的七月生長。
2. 以前九月已經很寒冷,現在已經差不多進入永久夏天。植物不會冷死,新陳代謝也不會減慢。
3. 空氣污染,空氣中二氧化碳含量高了。日照時間長、新陳代謝快、二氧化碳高,光合作用都快。
4. 快速生長的,都是野草。香港都市的野草,大都是外來的物種。很多野外的植物,都是從炎熱的非洲有意無意引進香港。以前香港的本土植物很適應香港氣候,而香港屬於亞熱帶地域,本土植物的生長速度,其實不高。但現在香港愈來愈熱,外來物種比本土物種更能適應這種炎熱氣候。故此,這些生長快速、巨大的熱帶植物,在競爭中勝出,完全壓倒本地物種。到山野一看,有如熱帶雨林一樣。你可能會在香港山野見到版根、深綠色有光面的葉、以及有針刺的蔓藤。這些是熱帶植物的特徵。

我喜歡野外,也很喜歡植物。大學時候做研究,是植物生態學研究。但我也怕在香港野外做生態學研究,因為香港野外,也因為氣候愈來愈像熱帶,而愈來愈多蚊。以前香港多草蚊,現在香港卻多愛針人的花蚊。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