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ound the Europe in 20 trash #1 阿姆斯特丹篇上

前言:在九月廿日至十月十日期間,我和妻子到了歐洲,一半時間是參加兩個學術會議,另外的時間是遊覽。 今次歐洲之行走經了幾個城市,分別是英國牛津(因為會議是在牛津大學)、荷蘭的阿姆斯特丹、德國的曼海姆、海德堡、紐倫堡和柏林(因為另一個會議在柏林洪堡大學)。 出行之後,總是一身外國帶回來的垃圾,想從帶回來的垃圾回顧一下這次歐洲之行。雖然叫 Around the Europe in 20 Trash ,其實未必一定是 20 嚿垃圾,可能更多、可能更少。


第一站的英倫倫敦和牛津之旅沒有產生太多的垃圾,因為工作的成份很高,把到步和離開的兩天也算進去,我留了在英國四天,其中兩天要參加學術會議。 由香港經杜拜再到達倫敦希斯羅,坐了十幾小時飛機,再要坐一小時巴士由倫敦到牛津,車票都是一早買定,用個 App 展示電子票就可。 到達牛津的時侯已疲倦不堪,但我們竟然有力氣走了牛津市幾轉,更參加了泰吾士河游船河之旅。這或者就是我在英國唯一的觀光活動。妻子由於不用工作,所以參加了當地的步行團,到過牛津大學的舊校園和哈利波特的取景地點等等。 由於入住的賓館不是在牛津市中心,而是在夏日城 ( Summer Town ) ,出入有時會行路有時會乘巴士,車程約十多分鐘。乘巴士時是要在巴士上向巴士司機購票,而票只是一張熱印紙,乘完車都丟了。 我對英國牛津的印象,就是路邊的美食車食物便宜又好味,晚餐都是在美食車解決。在仍未能分清英鎊貨幣各幣值的外型,會議就完結了,要趕路乘飛機到荷蘭阿姆斯特丹。

由又濕又冷的英國抵達荷蘭阿姆史基浦機場,第一感覺就是:熱!由單位數度數跳到廿度,感覺很熱。

第二感覺是,人真的很多,這也許是因為牛津人口密度太低,走到荷蘭首度人口密度突然增加,才有此感覺。但在等待 Dorint 酒店提供的機場穿梭巴士時,又有另一個感覺:為甚麼這邊的人不排隊的?酒店提供的巴士,同時要服務附近兩家廉價酒店,而我們到步時刻,剛好又有旅行團要到酒店,所以相當混亂。巴士的班次,又是無定向的,與時刻表相差很多。第一輛巴士到步,我們對蜂擁上車的人群感到驚惶失措,再加上我們太過禮讓,先讓老人家上車(注意:當地其實是沒有此文化的),最後我們最早來等車,卻變成那一大群等車的旅客中唯一無法上車的兩位,連一些剛到步的旅客也能從後門上車。

錯過了一班車,要在機場呆等多一小時,才能乘上另一輛穿梭巴士抵達酒店。至今談起酒店提供的穿梭巴士,仍然覺得很無稽。 千辛萬苦到達酒店,坐不夠一會,我又建議出去走,四處行。妻子最初是不太喜歡這樣,太過冒進,但都是跟我走。去外國,我比較喜歡亂行,感受下四圍的環境,順道探路。但妻子最初很怕這樣,太不確定,但到了旅程後期都習慣了。

入住的酒店名稱是 Dorint 阿姆斯特丹機場酒店,其實跟機場有一定距離,也不在阿姆市中心,而是在一個名為 Badhoevedorp 的小鎮。酒店建議到阿姆市中心的方法,是由酒店搭乘穿梭巴士到史基浦機場,再搭火車到阿姆斯特丹中央車站 ( Amsterdam Centraal Station )。但問題是,我們到步當天剛好是周末,那個周末來住機場和中央車站的鐵路路軌要維修,要用另一方法。

用 Google 地圖找到的方法是由酒店行十分鐘到 Badhoevedorp 巴士站,乘搭巴士到一個叫做 Lelylaan 的地方,再在這個地方轉搭鐵路或電車到中央車站。在 Badhoevedorp 坐巴士到 Lelylaan ,車費不太便宜,一個人要 2.5 歐羅,而其實車程只有十多分鐘。到了 Lelylaan 車站,見到有得發售多程日票,而且可以搭巴士和電車,就買了。三天車票,要 19 歐羅。多程日票有點似八達通,是輕觸嘟卡。在回程時,我們以為可以用多程日票搭巴士回到 Badhoevedorp ,怎料嘟來嘟去都嘟不到。問司機,才知道中伏。 這次阿姆之行沒有怎做研究,所以對交通網絡不太認識。在此,要介紹一下我們用很多錢獲得的知識和教訓。

p_20161024_125703

p_20161025_214430

阿姆斯特丹的主要陸上交通網絡,分開三種。第一種是由 GVB 公司經營的巴士、地鐵 (metro)和電車。第二種,是由 NS 公司經營的 Trein 鐵路。第三種,叫 Connexxion ,是巴士。三家公司不從屬,故此票不可共用。而我們買入的多日票,只適用於 GVB ,可由 Lelylaan 搭電車或 Metro 到中央車站。而由 Badhoevedorp 到 Lelylaan 的巴士,是 Connexxion 。由史基浦機場到中央車站的,卻是 Trein 。我們拿著 GVB 的票,當然無法搭 Connexxion 。由 Lelylaan 回去 Badhoevedorp ,更由於沒有分程收費,要給全程車費,每人要給 5 歐羅。

這張相的 GVB 多日票,無數張 Connexxion 巴士票,以及幾張 Trein 車票,就是這次阿姆斯特丹行程的沉重教訓。阿姆斯特丹此行由於交通費支出大,四成在香港換好的歐羅現金也是花在此地。

而最慘痛的是,我們在第二天發現原來可以買一張叫 IAMsterdam 的旅客證,除了包括博物館和動物園的入場劵,還可任搭 GVB 的交通。

經一事,長一智。妻子在旅途中養成了習慣,就是到訪另一個城市之前先研究當地交通網絡和旅客證。

阿姆交通與德國的很不同。德國的鐵路是採用信任制度 ( honor system )的。何謂信任制度呢?就是車站甚至列車都是自出自入的。這是因為德國鐵路公司相信你會購票,故此沒有設限。理論上,會濫用這個制度的人,是可以搭霸王車的。但當然,鐵路公司仍是會派人隨機查票,被發現搭霸王車,除了要罰款,周圍的人都會鄙視你,令你覺得不光彩。在有廉恥的先進國家,這信任制度是可行的。(題外話:其實機場取行李,在歐洲和香港,都是信任制度,機場相信每個人只會取自己的行李,所以會將行李放在輸送帶像回轉壽司那樣自由取走。但據說有些第三世界的機場,已經無法再應用這種信任制度,因為有些人會貪心去偷取別人的行李,故此要採用憑票到櫃檯取行李的系統。只有在廉恥崩潰的地方,人人在自由的制度之下鑽空子不顧面目濫用去搵著數,人與人之間不再有互信,才要設這麼多的界限去把人當成畜牲那樣管束。)

在阿姆斯特丹, GVB 的 Metro 跟 NS 的 Trein 都不是採用信任制度,而是要嘟卡入閘。對於習慣了在地鐵站裡重重設閘驚死你不買票入閘,人像畜牲那樣「況復秦兵耐苦戰,被驅不異犬與鷄」的香港人來說,這種設計應該不會感到陌生。就連開放式月台的電車,上車下車都是要嘟卡。明明在香港就天天都做,但在西歐先進城市也要如此,卻令我反思很多的東西。 單是寫交通已寫了這麼多,下期會用另一堆垃圾講講在阿姆斯特丹觀光的經歷。

德國二線城市曼海姆給時常要爭世界第一的香港之啟示

工務關係,於德國曼海姆 (Mannheim) 工幹。
不暪你說,這是小弟三十幾歲人第一次遠行,因為是工幹關係機票及部份酒店有大學贊助,我此等窮鬼方能成行。第一個出遊的地方是自小已響往的德國,我覺得很幸運。而更幸運的是,我去的不算是熱門德國旅遊城市。我本來是有想過在曼海姆工幹後轉到法蘭克福或海德堡旅遊,但最後卻選擇只留在曼海姆。曼海姆這個城市,我自己本來都不太認識,是因為工幹才進行研究。此城港人最熟悉的德甲沒有球隊參賽1 ,難怪不少自稱德國通都未必認識此城。
以人口排名,曼海姆是德國排名第 19 的城市,比起大家腦裡的德國大城市如柏林、漢堡、慕尼克、科隆和法蘭克福,曼海姆無疑是德國二線城市2 。在曼海姆所在的巴登-符騰堡州 (Baden-Württemberg) ,其他城市如斯圖加特(Stuttgart)和海德堡(Heidelberg) 也比其有名。但這個二線城市有深厚的歷史,當中以該城市發明而知名,最知名的例子要數 1817 年 Karl Drais 在此城發明單車以及 1886 年 Karl Benz 在此城發明有內燃機的汽車。直至今天,福布斯雜誌仍將曼海姆視為全球最具創造力的城市之一
但二線城市都有其特色,曼海姆沒有高樓大廈,我見過最高的建築物都不過二十層樓。市中心地段因為歷史原因是以格仔方式規劃,亦因此此城有別名為「方格之城」 (Quadratestadt) 。此城人口只有三十萬,只比香港天水圍多一點,但此城的社群感覺濃厚,人的眼裡沒有香港式的戾氣,生活節奏沒有香港的快,市民大多過著閒適的生活。
一個人遊覽此城給我極大的文化衝擊。第一點就是人民的生活風氣。走到城市的每一端,都會見到有人拿著書在讀。城中的大書店 Thalia 單是市中心就有兩家,還有無數的小書店和二手書店。3 單單是一個曼海姆火車總站 ( MA Hauptbahnhof )就有三家書店。4 香港市容一部份的巴士、地鐵幾乎人人篤手機的情況在曼海姆不甚常見。我在想,為何德國至今仍然強大,坐擁歐洲一哥地位,是不是因為市民仍然渴求知識呢?
漫走曼海姆,你會發現此城肯定不是一個像香港那樣積極發展旅遊業的城市。城市標語、路牌的都是德文,沒有見到太多英語。5 我遊訪了市內兩處較像旅遊景點的科技博物館 (Technoseum) 和湖公園 (Luisenpark) ,仍是全德文。交通工具只有高速火車 DB ICE 有英語報站,而電車只會在曼海姆火車總站報站 MA Hauptbahnhof 後報上英語 Mannheim central station ,其他站一律以德語報站。商店店員會跟樣子明顯是遊客的我講德語,我也盡量聽。只有在完全聽不明的情況下才表示聽不會德語,他們才會講英語。德國人以其德語文化為傲,他們明確地知道公共交通、博物館甚至商店的主要服務對象是說德國語的德國人。這與香港離地的作風不同,例如中產家長教小孩廣東話沒希望只與子女講英語、商店店員6 要奉迎地講普通話、地鐵報站要用三種語言。到底我們可否做到德國人的地步,對自己所用的母語廣東話帶有自豪感,不要對外來的語言如此卑恭屈膝?
對我來說最大的文化衝擊,是在星期日走上街道。
雖然公共交通仍然運轉,但九成以上的商店都關門,當中包括跨國公司如 H&M 。絕大部份食肆也關門,只有如麥當勞之類的美式快餐店仍然營業。超市、書店、便利店在星期日一律關門不做生意。
但星期日街上仍然有人在行,朋友在街上、公園談天說笑。有人在街道跑步。上述的博物館、湖公園充滿一家大細,家長可以與子女共聚天倫,而不是連星期日都要親子相隔。
德國是全世界工時最短的國家,每周工時平均為 35 小時,每年平均有 24 天有薪年假。7 但從其經濟發展就知,他們不是偷懶,而是有效率。工時短的好處是真的做到 Worklife balance 。下午四五時就會見到很多人跑步、踏單車、放狗散步。也因為工時短的關係,我從沒有見過曼海姆有出現過外藉家傭。8 家長可以好好管教子女,無須事事假手於人。
看在香港僱主的眼裡,香港人如果要求工時短、星期天關門甚至甚麼 Worklife balance ,就是懶,是傷害營商環境。
香港中產追求子女同樂、子女能接受高質素教學9 、交通方便等等生活質素,在德國二線城市幾乎每個打工仔都在享受著。當然,德國稅率高10 ,但因為沒有高地價政策,城市的一切動力沒有被地產商所扼殺,商店不會因為租貴而全年 365 天都要營業。
香港事事都要爭第一,例如香港幾乎每年都是美國傳統基金會全球最自由經濟體,而城市亦因為要接待旅客(和只留在香港數小時的「旅客」)而令城市面貌和政治風氣嚴重扭曲。到底香港是一個甚麼樣的城市? 政府、商界在推銷政策時,聽得最多是「經濟發展」四個大字,但我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城市曾經追求過「生活質素」和「人民素養」。

  1. 其實此城的球隊曾是德甲前身聯賽的冠軍 []
  2. 其市的網站也自稱曼市是德國二線城市 []
  3. 大書店 Thalia 除了一個書架賣英文書之外,其他全是德文書。 []
  4. 由於市內有知名的曼海姆大學和幾家藝術學院,美術產品和文具店也相當多。 []
  5. 更不要說其他語言,如漢語 []
  6. 甚至大學職員 []
  7. 香港平均工時是每周 50 小時,每年平均有薪年價是 17 天,在全球排倒數第 7 位 []
  8. 事實上德國等等先進歐洲國家沒有外藉家傭的需求,故此從來沒有就此立法 []
  9. 德國教育幾乎是免費的 []
  10. 薪俸稅可高達 45% ,另加消費稅 19% []

論雨傘革命之失敗

之前曾有篇文談過天天都是九二九,這一篇也是承接上一篇的命題。
九二八快將一周年,報章當然就要找來佔中三子學聯學民仔來訪問。到底那場運動他們是否主角,公眾自有其論述,網上鬧爆言論有之。革命之失敗,我不會將責任只加諸於那些在鎂光燈下的人。
不要再欺騙自己,從雨傘革命找一點半點來承認成功。從任何角度而言,雨傘革命是失敗的。
你可以說,雨傘革命只是一場戰事,不是一場戰爭。盟軍也不知輸了幾多場戰事,最終在二次大戰勝利的是盟軍。所以 2014 年輸了是不要緊的,終於會勝利的。
其實我也很想這樣想的,沒錯爭取民主不爭朝夕,放眼千秋。一次社會行動失敗,可以有千千萬萬場運動繼續爭取。
但我實在沒有看到任何後續行動。擁有公權力和傳媒話語權的飯民議員曾口口聲聲說否決政改後重啟政改,何俊仁甚至說過否決政改後會辭職公投,爭取重啟政改。請問他們有沒有繼續大力爭取? 還是他們學足了梁振英的「講了當做了」? 為何他們也跟住梁振英的主旋律,將民主和民生分拆出來?
如果說香港人的核心價值,善忘保證是一項。不要說太遠的了,請問今天還有幾多人會說撐 Uber? 所以警察捉幾架 Uber 是很成功的,只要不停的談甚麼法律犯法,港人就會冷下來。
2014 年 12 月 10 日,我太悲傷沒有到金鐘,據說金鐘滿是 We will be back ,還有人唱歌跳舞巡遊。蘋果日報說人退心不退。我想問, we will be back ,是幾時 back ?
back 不一定說是再去佔領。如果再佔領,政府的打壓會更加兇,肯定亦不會再放催淚彈,而會用殺傷力更大但畫面好看的胡椒水。我也不知道怎樣可以令香港有普選,但如果連爭取的意識都已經淪落,甚至忘記了當天爭取的熱情,那就是這場運動最失敗的地方。
有美國的朋友說雨傘革命會像五四運動,在人的心種下種子。其實我很想反駁,當年五四的甚麼德先生賽先生,在中國人的心已種下了一百年,今天都沒有長出過苗,五四精神亦已變質成「尊重和包容」。如果大家經歷過一場雨傘革命,仍是正常上班下班、仍是計較誰人誰人的勝算含淚投票,對不起,這場運動已經正式被遺忘,只變成一面大家都在膜拜的神主牌,或者變成港版六四慘劇那樣可被任何人消費的一樁事件而已(包括我)。

數據新聞的十二夜

image

不知為何,寫數據新聞的人都好喜歡寫 Blog 呀、拍 YouTube 之類,講講每件製成品的「製作特輯」。1
如果要講這個任務的一件事,就是我由數據都未有直至周日刊出第二篇文,總時間是十二日。2 在十二天裡,我寫了收集數據的軟件、分析數據的軟件、寫了兩篇 features 、用 gephi 和 ggplot2 畫了很多圖的初稿,還有那個有點急就章的 kumu.io 互動網上版。十二天之內仍要處理個人研究工作、有一天電腦掛了,更有一天人也掛了。期間放工又要每晚上幫忙家中魚塘捕魚作業。故此,那兩篇文章的心血不是某當紅作家口中的「三罐紅牛」所可以量化的。在數據研究方面,基本上我「一支冷」一腳踢搞掂。慶幸明報星期日生活的編採團和美術大佬非常強勁,在繪圖和表達手法提供大量協助,令此兩文可以順利出版。所以,這兩篇文不只是我一個人的功勞,他們也幫了很大的忙。
如果要想想未來此系列的走向,就是應否走完全寫新聞的風格,還是仍保留有評論的風格。純新聞的寫法對我來說有壓力。我比較傾向有點點評論,但評論要是建基於數據分析。
這一篇之後,要先休息一下才執行下一個任務。當前最恐怖的任務是開學後的 TA 工作和處理十月尾去德國參加學術會議的事宜3 ,同時也要持續處理自己的博士研究。明報數據新聞是個定期的專欄,是會再與大家見面的,敬請期待。

  1. 以前有位由 diaryland 識的網友說我是藝術類人士,喜歡表達自己。但事實上,我不太會表達自己,可能是我已過了寫 blog 的熱情期,那個喜歡表達自己的假像已變回不會表達的本尊。 []
  2. github 是有紀錄的 []
  3. 嘩仆街第一次出國的大鄉里 []

傳媒跟住錯之粗口歌就黃秋生(而這是一篇有關音樂的文章)

話說昨天有單無聊新聞,就是中國共產黨文化部公佈歌曲黑名單,網絡經營者必須將此類歌曲下架。
本來這單新聞就是無聊新聞,極權國家控制媒體、思想,連少少意淫都容不下。但黑名單公佈後傳媒的報道,更加令人發笑。
名單上有不少名人,例如台灣的張震嶽、 MC Hotdog 和羅百吉1 。而單名單亦有香港歌手的名字,分別是黃秋生和 LMF

Selection_048

歌名叫做<今晚叼胶(鸠)你>,而且 LMF 和黃秋生都是同一歌名,本身已值得懷疑。但其實有在香港上過網,對香港網絡文化有認識的人,都知道一號網絡傳奇人物叫做 Richard Billyham ,他唱過一首改歌詞咸濕歌,叫做今晚屌鳩你2

那其實代表,文化部錯了。而黃秋生自己,也已在 Facebook 表明<今晚屌鳩你>與他無關。

Selection_049

這種不知名粗口歌就黃秋生、 LMF 一早已有,由 WinMX 時代至現在 YouTube 都仍有發現。近一點的例子,有將 MP4 的<你老豆索K>誤當成是 LMF 的作品。

再遠一點,有將一名網絡歌手 BC 製作,將 LMF 改詞的歌曲也當成是 LMF 的作品。3

這種 Misattribution 其實很常見,例如很多人會將 Don’t worry be happy 當成是 Bob Marley 的作品。4

又或是將 The House of the Rising Sun 當成是 The Doors 的作品。5

這些錯誤本身非常低級,但最低級的錯誤就是最多人錯。

言歸正傳,文化部黑名單事件當然有傳媒報道。明報文匯報星島東方等等傳統媒體紛紛跟住錯,網媒方面更加恐佈,龍頭立場新聞指今晚屌鳩你是 LMF 的作品,連最本土反共的熱血時報都跟住錯

Selection_050

Selection_051

Selection_053

Selection_054

Hong Kong Free Press 寫法較醒

Actor and singer-songwriter Anthony Wong Chau-sang, a vocal supporter of 2014’s pro-democracy Umbrella Movement, was one of the local artists to secure a place on the list.

他只是描述事實而已,沒有表明<今晚屌鳩你>是黃的歌曲。
新參者端傳媒的報道本來是有講黃秋生和 LMF ,後來經「網民」6 在其 FB 舉報後,已經刪去。

新聞學行事和道德標準專書 The Elements of Journalism 有講到

In the end, the discipline of verification is what separates journalism from entertainment, propaganda, fiction, or art. Journalism alone is focused first on getting what happened down right…

看來,香港的傳媒連歌曲是誰唱這樣簡單的 verification 都不做。難怪我無法分辨香港「新聞」和娛樂、Propaganda的分別。

值得一讚的是, SCMP 有查證

  1. 其實我很喜歡 MC Hotdog 和羅百吉,都是台灣有態度的音樂人。蘇偉在哪裡。 []
  2. 改編自張學友的怎麼捨得你 []
  3. 其實我是知道此曲內情,因為我曾經很迷音樂遊戲和 Para Para ,這個 BC 曾作多首歌控訴他的死敵 MJT ,都是香港音樂遊戲圈的恩怨。 []
  4. 實在是 Bobby McFerrin 的歌 []
  5. 實在是 Animals 的歌 []
  6. 就是在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