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朋友齊打 Wii [沒錯今年是 2015 年]

IMG-20150717-WA0001

根據紀錄,我是在 2007 年 3 月買 Wii 的。而在 2015 年 7 月,我仍在玩 Wii 。沒錯,是 Wii ,不是 Wii U 。
這台 Wii 甚至比我的舊 MacBook 長壽,非常罕見。
事實是這台機有一段時間長期封存起來,我想是由 2008 年尾搬回元朗居住後就封起了,之後只斷斷續續玩過幾次,原因之一是家中的客廳電視真是用來看電視的1 ,不像以前搬出去住時主要用來打機睇碟。
在去年組成 Give & Take ,而又因為年尾練團出 show ,在家中土多房執了些少空間來夾 band ,又剛那裡有一台閒著的大牛龜電視,才在此地方裝了 Wii 。 Band 房通常都有機打的,對不對?
從此 Give & Take 三人組夾 Band 通常都順手打機,有時甚至打機努力過夾嘢。
後來我知道有 LetterBomb 這回事,終於裝了 Homebrew Channel ,也安裝了超任、紅白機和 MAME 模疑器。2

但在 90% 或以上的時間,三條友只會打一隻 Game 。就是…

Tetris Party

這個遊戲非常耐玩,永無玩厭的一日。幸好當年在 Shopping Channel 買下這個 WiiWare 。
但家中一直只有兩支 Wiimote ,故此三個人只可雙打。
但情況要改變了,原來現在買一支新的 Wiimote 只需要 160 蚊。3 下周再夾 Band 三個人終於可以三打了。
非常期待啊!!!

  1. 沒錯,就是 TBB 喇。就算我最新買了電視盒看 HKTV 之類,晚飯時間家人都是要看 TBB 的 []
  2. 早前也試過將這台 Wii 帶到朋友的 Studio 經 Projector 打模疑器,非常歡樂。 []
  3. 當你知道現在手機 Game 求其課次金都五舊水就覺得百幾蚊絕對可以豪俾佢。 []

Racket Workshop @ HKOSCon 2015

書展已離我愈來愈遠,相反今年的 HKOSCon 2015 ,我支持。除了講了個 Talk ,還教了個 Workshop 。我是那個 Conference 裡唯一又講 talk 又教 workshop 的人。這是因為我提交兩個 proposal 都 accept 了。
那個 Workshop 是由此文所啟發。我本來只想按照此文講一次就算,但此文沒有完全展示最重要的 functional programming 概念,故此我自行設計了另外一些練習,最少能夠完全的展示 function as data 的不同方法。
我真的很喜歡 Lisp 語言,可是此語言在港幾乎沒有同好。原因當然是 Lisp 不像 Java, C, PHP ,職場上根本用不上。就算有少數 Quant 會用到 Functional Languages ,也多是用 OCaml 。1
要介紹一隻 Lisp 語言,也要千挑萬選,最後選 Racket 是有其原因。 MIT Scheme 太學術性、 Common Lisp 我不喜歡太多 def乜乜、不是人人都用 Emacs 故此不宜選 Elisp 、 Clojure 要學會先要學一大堆 tooling 如 leiningen 甚麼的, Error message 也不太好。
Racket 的 battery included 理念不錯,下載百零 M 的完全版已可以做出很多有趣的東西,最奇應是連 IDE 也包含在內。
學員下載安裝後已可即時畫圖,再從中學習 Functional Programming 理念,相當理想。
我在準備這個 Workshop 時,也覺得自己的 Lisp 技術精進不少。也許這就是 Conference Driven Learning 吧。
最近開始挑戰自己,想在 21 天之內用 Racket 寫一個 Game ,是 agar.io 的複製品。今天是第六天,基本遊戲的 Mechanic 已寫好。現在編寫電腦的 AI 部份。

  1. 其實我對 ML 系語言也很有好感 []

Old Thinkpad is so bricking

image

之前的 Thinkpad 故事,以急轉直下的悲劇結局終結。
用了九星期,昨天工作完,一覺醒來,我的 x61 變磚了。它燒了底版,基本上無得醫。
典型告誡別人用二手貨的惡果,切切實實降臨。但我不覺得商人故意賣壞貨,就算是買機時都測試過了,願賭就要服輸。
更大可能只是我黑仔,是磁力王,甚麼電子器材只要吸收我的黑氣,就會突然暴斃。當然,用一手用九星期死機就有保養,用二手九星期死機就是自己戇鳩。
對了,要勸告各位,用二手電腦要先有電腦可能已年老力弱的覺悟。
這台電腦在短短九星期服務,也替我進行不少任務。工作中設立了一台 Beowulf cluster ,所有程式都是在這台機寫的。明報的袋住先統合分析,由收集數據、寫程式到寫文章,都是在這台機進行。最近此研究更有網上版,我由完全不會 JavaScript , CSS 和 D3 到可以寫出這 front-end 程式,也是靠過台 x61 。之後參加了一場沒有勝出的 research poster 比賽,也是整個 project 都在此機進行,甚至當它是個體服器在網上 crawl 數據都用它。今個學期我報了一科 data journalism ,所有功課都是靠它,用它來玩了完全沒有玩過的 GIS 。就算連最近重開的 Hong Kong R User group ,寫講義甚至 present 當天,也是用它的。我用它設計了兩個 R package ,其中一個更已在 CRAN…..
也許我會寫程式以來 github 最長的 streak ,可以用作紀念這台幫了我很多但非常短命的電腦吧。我很喜歡他的 form factor ,喜歡用它在辦公室和家中工作。這程 ultra portable 電腦已不復存在。我只能說,我跟這部機很有緣,可惜一切也緣盡至此。再見。

New phone is so exciting

上回講到舊電話好玩,但用過一排就理解何以舊電話何以舊。
我所指的舊,不是指機能上的落伍,而是硬件的老化。
近日飽受硬件老化問題困擾,例如家中的 MyBook RAID 系統,換過一次硬碟,但今次壞的是個 RAID 盒,認真吹漲。沒有數據遺失但卻要另用硬件組另一個 RAID 。遺失的是金錢和時間。
妻子用過的舊安菜電話,本來都無甚可挑剔。電池續航力的問題,已經千山萬水在深水佬購入陳年代用電解決,那問題在哪裡呢?
其實當初妻子嫌棄那台電話,是因為開關制愈來愈難撳。初初接手電話,我都覺得開關有問題,慢慢找出按動的竅門,是攻擊開關的某個弱點,就可以成功按動。如是者按了三四個月,問題都不大,直至最近兩個星期,問題變得更嚴重。那個弱點好似已不存在,我發現我按電話開關制按到右手食指起枕。彈結他都無咁快。後來要進化到用姆指指甲批個開關制,成功率也只有一半半。
妻子見狀看不過眼,她其實已多次叫我買新電話,只是我覺得那台舊電話還可以,無謂浪費,就對她充耳不聞。但去到一個位已經忍不到,接受了她的建議,去買台新機。
買甚麽機,其實有個譜。我們(其實只是我)時常會去一間叫 ask superoutlet 的東西搞搞震。此店的特點是賣主流牌子副線的電子玩物(如三叔電話從來不見旗艦galaxy 及 note ,只賣削款如 duo, pocket),次流牌子就賣主線不賣副線 (如小米只賣紅米小米note)。如此奇特的零售策略,實在令此店在百老匯豐澤殺出重圍,深得元朗區表叔輩或鄉音黑網衫師奶喜愛。
次流牌子中,只會考慮用正港安菜的電話,那即是小米之類大陸牌子幾平都無很用。1 其實最後只有兩個牌子,就是華碩和爛佬浮。

image

最終選了華記。
華記電話,只能用柒而不華來形容,性價比極高,通常頂級機也只是賣兩千多,中階千幾。但華記電話最令人摸不著頭腦是產品名稱,zenfone 5 不一定比 2 新,令人混淆。
我是完全不理相機光學,我只要粒開關制易撳,整體流暢而且耐用就可以。最後選了 zenfone 2 乜春,乜春真是唔知乜春,總之就不是 ZenFone 2 而是 ZenFone 2後面還有一串無意義的編號。
這可能是我第一次用最新的電話硬件和軟件。市面上主流好像仍未是安菜五。
電話整體反應不錯,可能是有2g 記憶體的關係。用戶介面和中文輸入易用,畫面大了點輸入鍵盤可以同時輸入數字,標點符號也採用台灣及香港習慣,第一級引號沒有空心。2
畫面是IPS屏幕,清楚過之後舊電話很多,亦有更多內置容量安裝更多軟件。

image

如果要挑剔,就是比起 HTC 機,此機的耳機輸出幾弱。之前的有 Beats Audio 甚麼功能,聲音好「行」,勁加味精。現在聲音變得柔弱少少,可能這才是聲音的真像吧。
其實最高興,是可以在電話裝黑貓問答。本來只在 iPad 上玩,現在手機都裝了。似乎會將沉迷程度再創新高。3

  1. 小米用的系統叫做 MIUI ,雖然與安菜兼容,但本身刪去所有 Google 服務,再加一大堆大陸軟件。要用 Google 服務要自己安裝。先不論大陸軟件有否監聽,我就假設是無。要我自己裝 YouTube  甚至 Playstore 已經非常 on9 。 []
  2. HTC跟大陸只提供中空引號,邪惡到爆。 []
  3. 有機會再講講這個遊戲吧。 []

Old Thinkpad is so exciting 下集

11029480_767823369980017_6077043011836146243_n

正當我可以安心舒服地用一台超值又很好用的 ThinkPad X61 之時,我叫妻子替電腦造個袋。這是她替我造的袋,相當精美。與此同時,原來有一團妒忌之火在我身邊不停燃燒。好恐怖。
話說家中的 Mac mini 在升級到 10.10 之後,開頭幾日好似好快但之後慢得幾乎不能用。天天都用此機工作的妻子用得快要吐血。就連正常上網和打中文都窒到仆街。其實我也於心不忍,不想她活在如此恐怖的經驗之中。我曾應承她一有錢就會替電腦加 ram 至頂級的 16 G 。但可惜有一大筆稿費久久未出,一直沒法履行承諾。
事實上年初時又發生 iPhoto library 炒粉事件,整個 library 不停炒粉又不停重建又再不停炒粉,非常不知所謂。最後要我寫程式從 library 一張一張拆出相片,用 unbound 管理,相當 onL9 。她對蘋果的信心已經盡失,而事實上現在的舊 Mac 已不太堪用。那台 Mac 不過是四五年前的機種而已。她對應否再繼續投資在那台 Mac 有保留。
她看到我有一台很好的 ThinkPad X61 ,令她更感動搖,是否應該逃出 Mac ,改用其他機種。她最後終於都忍受不了 Mac ,向我借用 ThinkPad 使用一天,看看可不可以進行她每天都要做的工作。
她每天要做的工作,除了上網之外,還有就是用 Pixelmator 造圖和用 Final Cut Express 剪片。我在 Lubuntu 安裝了 GIMP 和 Kdenlive 讓她試用一天。她本來已識用 GIMP ,但 Kdenlive 卻沒有用過。她一邊上網學 Kdelive 一邊試用它來剪片,剪出來的影片她也相當滿意。但我想她最滿意的,是上網終於不窒,在網上播片怎樣也比 Mac OS X 10.10 順暢。須知道我的 ThinkPad X61 是比家中的 Mac mini Mid-2010 硬件上是差幾皮的。
她真的心動了。就在此時,那筆期待已久的稿費終於到來。看來購買家中第二台 ThinkPad 的時間已到。
我努力地為她找適合使用的二手機種。她用電腦不像我,是無需要 Ultraportable 的,再者,舊 X 系的螢幕太細,比例又只有四比三,故此我不應替她選 X61 。以她的使用模式, T 系列會較為合適。
最終,我為她選了 ThinkPad T400 ,是典型的大牛龜 Desktop Replacement 。
今次也是同樣地去幫襯新高登阿叔。 T400 Spec 也相當不錯,比我的 X61 更佳。有 14 吋 16:10 螢幕、內建 DVD ,機身整體也較為新淨。 當然價格也比我的 720 蚊 X61 貴,要千二蚊。
今次有上次買機的經驗,亦因為有兩個人一起試,驗屍般的測試的過程快了些許。上次沒有提供服務的阿叔今次卻講了很多的話,其中最驚人一句是他賣的電腦肯定沒有問題的,只要呃人一次顧客不會再來幫襯。又說 ThinkPad 有 IBM 信心保證云云。其實當時我很想窒阿叔,眾所鳩周知, ThinkPad 已不再是 IBM 出產,而是由祖國爛佬浮接手已快有十年了….
試過一大輪之後,試得到的部份都像阿叔所言是沒有問題,就俾錢。阿叔依然地給我們兩個膠袋,一個裝電腦,一個裝火牛。我和妻子同時語塞……
買過電腦後,我們要參加一個聚會,很晚才回家。一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剷掉 ThinkPad 內的 Windows 柒。我認為妻子較為適合用介面較像 Mac 的 Xubuntu ,下載了 ISO 之後就即時安裝,全程約一小時。

11165056_780198942075793_4621273426711741247_n

裝完機之後,她就試用電腦網上睇片,相當順暢,她相當滿意。終於可以重拾上網的樂趣。
但小問題卻開始浮現。
第一個問題是 Suspend to ram 的功能出問題。網上搜尋發現這是 Linux Kernel 3.16 與 T400 的死症, Suspend 後醒來會變黑畫面無法使用。現在我找得出的解決方法,是先 Lock screen 後才 Suspend ,才可以正常醒來。
第二個問題是此機的 Ram 只有 2G 。我妻用電腦比我更為 Hardcore ,上網會開很多 Tab 、同時執相、打字, 2G 就好似有點力不從心。我想將我的 ThinkPad 的 4G ram 讓給她使用,我用 2G 也應該足夠。
當我們想交換 Ram 用時,卻發生一件 onL9 無極限事件。我一直以為我跟她的 ThinkPad 是用同一款 Ram ,正當我拆開我的 ThinkPad ,她拆開她的 ThinkPad 時,才發現我的 X61 是用 DDR2 、她的 T400 是用 DDR3 。看來我真是一條 on9 仔。
但這也許是一件好事,最少證明她的 ThinkPad 買 Ram 會較為簡單。我已決定出糧後會替她升級至最頂級的 8G ram ,到時應該會快到曉飛的吧。哈哈。
總的來說,我是成功地「毒到」妻子使用 Linux ,擁抱自由軟件,而她至今仍然很滿意,我感到很安慰。最近我更教她使用 Command line kill process ,希望慢慢地也能「毒到」她學用 Termina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