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e of fire

2nd Edit: 21:43PM

現在仍未放學,但我在圖書館中開了我的Powerbook在打字,真好。

可能回家會再打2nd edit了吧。但現在想說說火的問題。

我今天派了一科的測驗分數,幸運地我合格呢。合格對於我現在的「事但」態度已經是和滿分沒有分別。因為滿分,我同我自已講是「事但啦」,合格我和我自已講的都是「事但啦」。反而不合格才會頭痕一點,因為最後考試可能會拉低分數,那就可能要retake,retake除了浪費時間之外,又要「科水」兩千,我可沒有這樣的多餘錢。所以我現在溫書是為錢而溫,故我說我自已是在「黃金溫書」呢。

沒有了鬥志的人,你如何努力去做一件事,你都是會失敗。做每件事最緊要的是鬥心,其他能力上的不能是可以用鬥志去激發出來。我現在的鬥志是為錢而讀。這就是我心裡的那團火。

Eddie兄,明白未﹖

又是少林足球的對白,周星星向黃一飛說:「我心入面那一團火係唔會熄o架!」

黃說:「吹咪熄囉,唔熄。」

假如我們能夠找到這團不熄的火種,我們的生命就不會有太多事做不到,對現實會有一份堅持。我相信我以前有過這團火,可是這團火經已被我自已吹熄了。

我要再燃起這團火呢。能否成尼琱ㄙ器D。

Eddie兄,頃噱掑U的日記,得知你對我否定心的批評。其實我否定以心去解釋世事,我不是否定心的存在。我們做每件事都要有信心,決心和上面所講的鬥心等等。但我覺得以心去差度物件是錯的。例如我們去考試要評定的是一個人的能力,你說有明文規定分數的評審機理會比較合理,還是以改試卷者的心情決定分數合理一點﹖

這個爭論由古希臘德膜克理特對亞理士多德,到現在仍在爭論。等我回家時再詳細說說吧。


今日有夠樣衰,在沒有堵車的情況下竟要等一個小時的車,九巴公車是一個白痴的公司!車的班次時密時疏,頂!你可能會話,這麼多批評,有錢去坐的士吧!對不起,我沒錢,我錯,我錯!

上面所講的簡單而言是唯心主義(Idealism)和唯物主義(Materialism)的爭論。德謨克里德說世界萬物可以慢慢斬開,最後會是一個無限細的東西(他稱為Atmos,即現在的Atoms原子)。亞里士多德認為人是由意念組成,我們不能斬開人。而他也偏向認同神造論。
德氏的理論經已被證實,但亞氏的呢﹖不知道。

我今日預到一個極大的哲學問題,我不認同那個尼Q主義的答案,但我卻想不到反駁。時間有限,我想我都是留待明天再說吧。

只有死人才明白

此文寫於 2004 年 11 月 26 日早上九時,寫了在舊的 diaryland 日記。

黃霑的死訊令我覺得,人生要有一些污點才可會留存後世。當然,他的成就也會留傳後世,但當你同時有一兩個污點、兩三個遺憾,報紙在報道你的死訊時才會有材料。因為一個人死後,代表你己經可以蓋棺定論。對於報紙來說,更有一個好處,就是你已經沒有可能回應。
黃霑生前講粗口咸濕、背棄大肚的華娃和林燕妮一起都被報紙找來一談。當然,也有報紙找來他決定不再在廣告界發展,轉向演藝界發展的豪情狀語作為經典。也有找來他的作品如「問我」、「獅子山下」的一兩句歌詞來總結其一生。
當然,也有報紙可以將他如此失意的事件寫得如此的有意義。
每個人的死一定有遺撼,如張國榮的死是自殺、梅艷芳的死是故意不醫治。有些是不可能去完滿的,更有另一種是想去完滿但事不在人為。例如黃霑永遠不能和林燕妮修好。
大 Journal 有一頁叫 obituary ,是給對醫學界有一定貢獻的人,死後有個地方讓後人為你寫篇文,紀念一下你的生平事蹟。
最近開始覺得,我的人生的確存在不少污點,以及不少的遺憾。例如後我一年畢業的人正在拍畢業照,而我卻畢業一年後都未拍畢業照。當年不拿畢業袍去拍畢業照是因為沒有時間以及不夠錢。一年後發現沒有拍也不是甚麼問題,反正身邊的親朋戚友拍完的畢業相沒有人會想再拿來看。最近有機會去完滿這件事,例如問最近畢業的人借畢業袍來拍,可是我心裡的確不想去拍。因為心裡想著這一段可能在我死後出現的人生污點,污穢得有點麻甩佬的浪漫:
「首件華人獲得XXX獎的科學家陳仲康昨晨在家中睡夢中辭世,響年六十X歲。陳仲康早年於鄉村長大,生活貧困,但醉心科學。在讀書期間成續平平,考進大學之後甚至無心向學。畢業後於XX醫院兒科部門工作,自學生物統計學,努力研究。早年的研究主要是集中在兒童睡眠呼吸問題,以及母乳在不足月新生兒的角色。因為讀書期間負債壘壘以及研究工作繁重,再加上初出茅廬薪水不多,他沒錢也沒時間出席自己的畢業典禮,畢業相也沒有拍。但這個遺撼令他更加努力研究,以及繼續半工讀完成碩士和博士課程…」

現已碩士畢業,又到拿袍拍畢業照。我現在與四年前的心態都沒有改變,一樣的不合群、一樣的忿怒,心裡依然不想去拍畢業照。1

  1. 賭神從來都唔影相。 []

Counter attack

這是從舊文找回來的。突然覺得很有 feel 。

一直自覺資本主義是一種腐朽,而代表資本主義腐朽的本根,就是一切的奢侈品。心目中有一個奢侈品的List,每次自已想要這些奢侈品,總覺得心有戚戚然,就算得到了,都覺得不舒服。

這個List,甚至連雞腿都包括在內。故此,我現在就算吃雞腿,都吃得不舒服,覺得自已很腐敗。可能是厭棄那「啖啖肉」的感覺,因而想起了世界各地的飢民。我相信這個感覺,是由一套周潤發陳年電影所留給我的。

由細到大,也覺得玩具是一種奢侈品,可能因為由細都大都不算有太多玩具。當然,比起哥哥姐姐,我已經算很多的了。但細路仔,一定會同其他小朋友比較誰多一點玩具。

直到看了一本書,童年的我不再喜歡玩具。這本書是「三毛流浪記」這本漫畫。

有一篇講,有一個亞伯拿兩個小朋友在玩具店前去賣,男的賣五萬,女的賣八萬。三毛見原來小朋友值錢,自已為自已標價三萬,以爭生意,但怎料過了一天三個人都沒有人買。這個時候玩具店走出一對母女,女的拿著新的玩具洋娃娃,每個十萬元。

這篇漫畫對我的衝激很大,甚至令個位數歲數的我重新想了很多有關價值和人性的問題。可能我對哲學的興趣,也是因這本漫畫而起。這也難怪這本漫畫會放在小學的圖書櫃。

到了今天,這種感覺再次攻擊我的心靈。

昨天和女友去看洋娃娃的衣裳。一套可以賣五十至幾百,最離譜的是鞋子,一小塊膠都索價三十至二三百。

老實講,自已都未買過這樣貴的衣裳給自已。

知道這些令「人」吃驚的價格,已經覺得價格已經不能作為價值的計算工具。一切含有價格的東西已經好像變得不太重要。女友說送我一套超合金扭蛋或者甚麼,也因為這樣的感覺,令我覺得是否擁有,都像不太重要。

虛無的感覺。

盟友 T 當年曾經和我討論過在家偷餅渡日的日子。事緣是大學窮到仆街,盟友 T 說在家偷餅吃當食午飯。那就不用花錢吃午飯。我也做了類似的事情。
大學教育真的會使人生活水平提高。最少我最近一次見到 T ,他已經有自己的居所,我想他不用再偷餅充饑了吧。
我呢?不提了。
當年我和他都是這樣生活。最近 T 說人要保持肚餓,不要吃太飽。他引《論語·陽貨篇》:「子曰: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難矣哉!」1 也許經過了饑餓日子,人才長大。現在我仍很捱得餓,要是有一天我暴肥,肯定因為我沒有做運動,而不是我吃得太飽。我對那些食物大大張相博客不以為然,甚至有時會避看。食,其實只佔人生很少很少的部份。讀與食,我會選讀。
最近想完全停食零食。將買零食的錢用來買水果。水果,從 day 1 就應該是人類的零食。看看猩猩猴子是吃甚麼的。

  1. 這句話原意是指,一個人每天都吃得飽,無憂茶憂米,這些人難成大器。孔子另有一句是:「群居終日,言不及義,好行小慧,難矣哉。」出自《論語.衞靈公》。意思是一班人整天聚在一起,但談的東西不講道義,現在的用語叫吹水。而且愛好賣弄小聰明,這些人都是難成大器。 []

押寶

quake_epicenters_1963-98.png
世界地震分佈圖(來源:太空總署)

政府有一億,有以下研究要資助。假定政府只能資助一個研究,你認為應該資助那一個?

a. 地震預測研究
b. 抗震建築研究

地震預測研究,像預測那一件潮流物品不再流行的東 Touch 、一本便利。抗震建築研究,像找出物品永遠新潮之道,對抗消費者多變、潮流轉變太快。適應潮流,順天而行。1 2
N 年前 diaryland 年代就曾經用地震比喻潮流3

事過景遷,科技在向前,玩的東西沒變。變的只是科技,又是抗震能力的問題。早前看過一篇文,指出一些科技,沒有經過時代的興替,到今時今日需求量仍然很高。

Analog Watch

Dot Matrix Printer

Typewriters

Broadcast Radio

Pagers

Reel-to-Reel Tape

Vacuum Tubes

Fax Machines

Mainframe

Fortran

這些都是一個抗震力高的科技。而真真正正抗震力最高的是你自己,而不是科技。

  1. 早幾日看 Pearl Report 訪問近期大紅的港大地理學者陳龍生教授,他指出科學近乎放棄地震預測研究,他用的字眼,是「科學面對預測天災之戰已經輸了。」故此科學家將研究重點轉向抗震建築研究。書到用時方恨少,我讀中學時不太喜歡地理,上地理堂和同學談話被老師罰企出班房外。現在地理知識,可能比食鹽多過我食米的長者還少。也許是 division of labour 。世上沒有甚麼都會的人。 []
  2. 最近又見到一個說法,是地震局說地震不能預測,但地震局卻能預測餘震。這是 short term prediction 和 long term prediction 的問題。 Long Term 永遠只能估到趨勢,而不是實在情況。例如天文台可就這幾天收集的天氣數據預測未來一星期的天氣。但他不能用這幾天收集的數據預測明年今日的天氣。就算預測得到,準確度都成疑。要是科學例子難明,就用股票市場作例子吧。一樣。預測,永遠是估 short term 比估 long term 易。估餘震,是大地震的 conditional probability 。有大地震有餘震,都好易估。正如今天下豪雨,明天都可能下雨的機會相當高。而長遠來說,天氣一定會轉晴。這個預測,無需科學,但相當 make sense. []
  3. 希望這個時候回帶不會被人覺得在發死人財。 []

McGregor’s Theory X and Theory Y

Douglas McGregor曾經在其著作中提出兩條人性的管理定律,分別名為X定律和Y定律(Douglas McGregor’s Theory X and Theory Y Motivational Theory)。X定律指出人天生是懶惰的,不喜歡工作的,沒有理想的,於是在管理層面看,高層應對下屬予以制約,故我們有罰則,有嚴格的管制,甚至家長 式統治。

Y定律指出人有天生本性會喜歡勞動,以及喜歡為一個機構效力,作出貢獻。故我們也有開放式或者民主的管治,甚至無為而治。

X定律和Y定律,根本不用到一九六零年才由McGregor發表出來,早於春秋年間,我們中國已經有孔子荀子孟子,講的是性善性惡論。又或者西方的牛頓,都有說過慣性定律。

香港(中共)的管理原則,明顯是X定律,因為一切都是由下屬(人民)的人性的黑暗面出發,而對自已的黑暗面卻視之為不見。

最佳的管理,我認為是處於X和Y之間,又或者X和Y的混合,我名為Z定律。原因是人性的光明和黑暗都同時出現在行為之上,就算最壞最壞的人,都總有一丁點的光明。例如殺人放火的黑社會大佬,對下屬仍有一點點的雷氣;又或者張子強都會孝順老母鍚老婆。

這樣的Z定律,易經早有說出類似的概念。

對於管理自已,我一向用Y定律。我想我是時候改用Z定律。因為發現自已開始對自已沒有興趣的工作產生反感,故此這些工作成果不太理想。是時候用一點點的罰則去刺激自已的奴性基因Expression。


今 天上了第一課無線電。在課堂的開始覺得有點點壓力,因為上課的都是一些穿老西的中年人仕,而且有部份都有玩過機(當然是非法的)。同時,在班上也有一些似 乎不知這一課內容而伴人去上課的師奶。看到講義,裡頭的內容多數是Physics的Electronics那一Part教過的。雖然我的AL Phy.是不合格的,但幸好我讀過,起碼知道甚麼是Ohm’s Law。多數人都說自已完全不懂電子,甚至有人連英文都不行。可是全個課程卻滿是英文。

也野H上的X定律觀點有點「賤」,但這樣令我覺得,原來我都不算太廢,縱使在日間上有關生物和商科科目或者放學回家侍妻時,我仍是很廢。

我現在定給自已的目標是,我一定要考到無線電牌照。

04:44 – Wednesday, Nov. 06, 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