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e biologist

由於之前的水銀報道有誤導,報紙認左,協調後係比大家一個下台階,不想登報澄清,會一次專訪,刊登在副刊。

今次為了防止上次指個Powerpoint有誤導成份,我大改個Powerpoint。最有趣的一部份是一條一條魚的查他們食甚麼。令我想起大學時,我是一個Biologist的時候,是沒有爭議。研究的不是人命,而係樹根。

作為一個科學家,不想涉及入任何爭議,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不要讓人當你是權威。你今次Research找到水銀和自閉無關,就講這個事實。最佳就是抱著More-research attitude。當科學家對科學家,就會見到論文內有more-research attitude。例如:A prospective study with regular, fixed follow up peroid and an evaluation protocol would help us in further understanding the aetiologies and outcome of … 更多的Research,才有更多的理解。我也明白,記者想聽到的,不是科學家說:「這方面的結果需要進一步研究確認」,但有必要強調,「這次研究的結果,我們相信這有助我們理解現實。我們會進行更大型的研究去確認這個關係。但綜合文顯數據及今次研究結果,我們發現沒有證據證明水銀和自閉有關。所以以水銀排毒去醫治自閉症,是沒有科學根據的。」

即時(我覺得)加晒分,曹博士都是這樣說話的,他永遠只講「永動機成立係無科學根據的」、「落降頭係無科學根據的」,他甚麼都講「科學根據」是有原因的,就是要支持該論點的人,要提供科學根據。要是你盲信,又或因為宗教理由相信,不理科學,他也沒有辦法。總好過那些權威叫人「唔好食乜」「唔好做物」 ,你有甚麼權去叫人這樣做?

黑心人做黑心事

方向日報:鯪魚也有毒淡水魚玩完
方向日報:魚業瀕崩潰商販叫慘

當年將內地魚引入香港時,是利字當頭的八九十年代。自此,香港的養魚業就有如一池死水。大家不知道的,是過去十幾年來,港人服了幾多大陸魚的孔雀石綠。
當傳媒加上無知政客*在sell「魚有孔雀石綠就死」,那麼無論本地魚塘出產好,內地出產都好,同樣死。無得救!是黑狗偷食白狗當災。

啤酒內有5%**係酒精,烈酒更加高。酒精出了名是一種Mutagen,飲得酒多幾乎肯定會有肝癌。另外,食煙係人都知會引起肺癌,但卻大把人可以合法拿來賣,而且要用納稅人的錢去醫治吸煙引起的癌症,甚至出了名醫療費用高的COPD。為何我們在處理這次魚類有毒的時件時,卻用了酒精和煙草之外的另一個mindset。難道接受煙酒有更勁的毒,又是我們腦中的一個bug?還是酒商煙草商有錢可以將真相埋沒,而魚業的卻要受傳媒及無知政客所擺佈?

*如民主黨李華明,就此事件,我決定下次選舉一定不會投票給民主黨。
**5 pph, parts per hundred,比孔雀石綠在淡水魚的含量之5ppb高一千萬倍

科學與毒 redux

很久之前講過,如果我請客飲宴,我會請客食鯇魚。可惜收到不少的反對聲音
做每件事之前,都要權衡Risk/benefit。食鯇魚,其實對每一個人都好。
我們食魚愈食愈尖,食海魚固之然正,但海魚有限。有限的時候,就有人想到拿去養,集養式大量生產。魚排咸水養貴,就有人想到去魚塘養。魚塘係淡水,怎樣將海魚轉成淡水魚,係一個學問。在「槍炮病菌鋼鐵」,這個過程叫做「馴化」,英文叫Domestication。有讀過這本書的人,都知道馴化一個物種,可能需要幾代的時間。在馴化的過程當中,最難解決的,是魚類不能適應新的環境。他們在新環境面對一些他們之前未見過的病菌,他們的身體免疫機能是不能對抗這些病菌。「聰明」的內地魚農就想到在魚塘加孔雀石綠、過期抗生素殺菌,魚才能長大。這也現在的毒魚事件的主因。
四大家魚(鯇大鯪鯉)都是屬於鯉型科,他們都是我國農民經過五千年馴化的結果,無需加化學物品都有超高的抗病性。另一近年被大榮華酒樓力捧的「福壽魚」,其實即是非洲鯽*,也是非洲人幾千年馴化,超級粗生粗養的魚種。細胃甚至預言,未來人類有1/3的蛋白質都是來自「福壽魚」。我不會如Naturalist般反對集養式農業,因為人類就會少了一個蛋白質來源。但權衡Risk/benefit之後,似乎人類轉食上列五種魚類,對地球生態以及人類健康,都有十分正面的影響。

* 有些人錯叫它做「金山鯽」,它不是來自金山(不是舊金山San Francisco或新金山Melbourne),而且都是不鯽魚,是屬於慈鯛科。當年叫它鯽魚,是Marketing。台灣叫「吳郭魚」,是紀念吳振輝及郭啟彰從外地引進此魚。大陸叫「羅非魚」,因為此魚出沒於尼「羅」河和「非」洲。

科學與毒

最近毒魚、毒雞蛋鬧到滿城風雨,我也不想講,叫大家安心食用。但我想講講傳媒、以至專家對這件事件的報道手法。
我一直堅決,報道,係「道」,而不是「導」,因為報道一件事是沒有「引導」、「誘導」甚至「誤導」的意思。報道個「道」字,和小說中「張無忌道」個道係一樣,只係表示「講」的意思。
現時傳媒對這些食物有化學物品的報道,是採用了「報導」的手法。
為何要這樣說呢?因為現在化學品在食物中,是採用非常之Qualitative的「驗出有孔雀石綠」。驗出有「孔雀石綠」是不是代表有毒呢?毒又是怎樣的定義呢?
正如係人都知輻射會引致基因突變,可致癌。你現在拿個量度輻射的Geiger Counter(蓋格計數器)在元朗大馬路或尖咀彌敦道量度輻射,個Geiger Counter一樣會勁響。呀!有輻射呀?是不是代表要封鎖香港,因為香港已經受核子污染?
這是我們腦中的另一個bug,上一段第一句是錯的,但我們會accept佢。「係人都知輻射會引致基因突變」是錯的,正確的說法是「係人都知高劑量的輻射會引致基因突變」。沒錯,我想強調,傳媒有必要報道「劑量」。但永遠不見到傳媒有報道化學物的含量及致毒劑量,只有黑同白的「有」和「無」。
根據現在的了解,魚類含孔雀石綠的樣本,約是含有5ppb。(Parts per billion,即是每十億份有幾多份)現時唯一一份關於孔雀石綠的突變研究,是由美國食物及藥物管理局的Culp等進行的動物模型(Animal Model)研究。他們餵小鼠食0, 9, 27, 91, 272, 543 ppm (Parts per million,即每一百萬份有幾多份,1ppm = 1000 ppb)的孔雀石綠32週。最後只發現,服用91, 272及543ppm的出現基因突變*。兩年之後,只有543ppm的小鼠出現肺部腫瘤。
543ppm = 543000 ppb。要達到同樣的劑量,一個人要食最少十萬倍正常食用量的魚,而且要連續32週不停食。
政府又是on9,甚麼強政勵治,食屎啦。就連這樣細微的科學證據都堅持不住,一查到「有」孔雀石綠,就即時用行政手段下令禁售。永遠只是為了閉傳媒bad-mouth張咀。知不知道你們這樣做根本和傳媒一樣愚蠢!在處理這些問題時沒有Protocol,例如Over幾多才禁售。我實在建議,正正當當的賣魚佬、養魚佬上街示威。可惜的是,當賣魚佬、養魚佬上街示威,傳媒又會將個箭頭向食環署。根本一開始就錯,完全無damage control,現在已經補唔返。做乜都死。
我發現,原來我們的社會真的需要一個科學救港的曹博士。

Reference: Culp et al. Mutagenicity and carcinogenicity in relation to DNA adduct formation in rats fed leucomalachite green. Mutat Res. 2002 Sep 30;506-507:55-63

* 出現基因突變(Mutation)不代表一定會有癌。我們身體都會出現基因突變,不過不是全部都有害,只有極極極極極不好彩的情況下才會出現不能控制的癌細胞病變。

失業第九天:一條鯇魚的故事

雖然現在以臨床醫學為業,我在書院時,研究的是植物生態學。
這一門科的人,很多被誤為自然主義者。但自問我肯定不是自然主義者,要看自然主義者言論請到InMedia,別在這裡找。生活質素上昇,環境一定會受破壞,這是代價。問問你自己,你是否受得了夏天不開冷氣、上班不乘車甚至完全關電腦關電視。如果你真的可以,請你下年夏天試下完全不開冷氣,過了一個暑假,再回來和我討論。
像某blog的主人,在討論任何事都扮作是內行,我作為一個曾經的生態學人以及魚塘佬,有一個鯇魚的故事要說。
鯇魚是我家魚塘主要出產,但近年已受大陸平價魚打殘。另一個我不知道的原因,是市民對鯇魚的態度。
老爸說,六七十年代,港人很少食貴魚。以前養鯇魚,可以很賺錢,你知道原因是甚麼嗎?
在六七十年代,鯇魚是交到酒樓的。擺酒總有碟魚,當年的那條魚,是一條本地魚塘出產的鯇魚。
八十年代經濟起飛,至今,這條魚已經昇級轉為海魚:星斑、老鼠斑等等。可能沒有這條深海出品,這圍酒就變得不夠體面。
假如一天我擺酒(我講假如),我或者會玩懷舊,要求茶樓將那條深海星斑,轉為陳氏魚塘出產的鯇魚。原因不是要縮減成本擺謝師宴,是因為我知道鯇魚可從魚塘大量生產,而海魚不能,而且在大海拖網捕魚會損害海床,海魚的生境也給破壞了。

Technorati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