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燒烤

dsc00030.JPG

dsc00032.JPG

郊遊燒烤,我們的理解應該是一大班人去。三五成群,帶台Boombox去郊野大聲播Alan Tam愛情陷阱。旁邊有另一班,是張國榮Fans,會同你鬥大聲,播Monica。這是80s的郊野燒烤回憶。
到了00s,我們要兩個人去燒烤。可能是我們的Social Network太細。市區的親朋戚友都不願到元朗燒烤。在元朗的親朋戚友,又會問為何不在你家外的空地燒烤。所以,元朗大欖郊野公園郊野燒烤,只有兩個人參加,但仍然成行。大欖郊野公園,好經典,小學旅行必到,每次說出這個地方的名稱,都會強調「欖郊」這兩個字。
兩個人只買了很少的食物,很少的碳。燒燒下不夠碳,我在垃圾槽旁邊見到很多未用過的碳,於是拾荒拾回去繼續燒。兩個人燒了三粒鐘,晚上八點幾落山返家。

Photo

  1. The photos last sunday with Tiney and Miney is now showing in Tiney’s Flickr.
    Tiney used an automatic photo retouch software and the resultant photos are only okayish. I have “hand-photoshoppped” only two photos. (I am busy with procrastinating) I may post them here.
    I have a long queue of photos yet to be photoshopped.
  2. I look like an idiot right now.
  3. When I am putting up an ad on MacGrass regarding recruitment, I have to think about the number of post required for each blogger, as a commitment. Numberous options popped up in my head: “three per day”, “one per day”, “four per week”, “two per week” and finally, the entrance requirement become “one per week”. I don’t think it is a very tough requirement. So, if you like Mac and MacGrass, please join us.
  4. I watched “eight below” last night and the only line I remember is “sometimes you have to lower your expectation.”

修理陳仲

  • 剛剛在google search “Chainsaw Riot“才發現,我在某本地知名blogebrity網站被人修理。估不到我到了被人修理的地步,勁!有請繼續修理我。甚至有些參與討論者被人誤認為我的化身,實在令人覺得哭笑不得。我的精力可不會花在於這些【高/低】(自行選擇合適自己的字眼)水平的討論呢。
    不過會否覺得這個話題已經out out地呢?呵欠﹣
    眼見nikita的網誌被人一個一個字的修改,又不是「互片」、又不是甚麼甚麼的。實在感到很納悶。
  • 星期五晚與剛剛請辭了的另一半去散散心,去了尖咀夜攝人像,拍攝的對像仍然是我們【暫時】的專用模特。原來夜攝好難,由其是我們無外閃、無測光,而且我們用腳架加埋Konica Minolta的Anti-shaking都手震。拍了幾張燈飾,發現原來拍燈飾,【在我們的Konica Minolta Dynax 5D而言】是不用太長的曝光時間,否則燈飾的燈光會「化晒系」。我希望可以拍到以下樣子的香港夜景。(我用了蘋果的圖片,Sosumi。)
    cinemadisplay
  • 星期六日做了一些十分Revolutionary的東西。至於為何,請留意未來的MacGrass。
  • 星期日重溫了超任好玩Game 橫山光輝三國志盤戲,是有如Mario Party那類的遊戲,兩個人攻城略地玩了一個下午。查查wikipedia,才知道橫山光輝用了十六年才完成六十集漫畫。而日文wikipedia上的三國志人物資料,竟比英文版甚至中文版詳細。
  • 晚上重溫了「真假戰爭」VCD(Wargames, 1983)。這套片已經在明珠台播到爛,但作為80s愛好者,又見到重出VCD,實有必要重溫此電影。雖然Technology已經超舊,但仍然十分刺激。我真的十分喜歡Ally Sheedy的。點解?點解妳紅唔起?另外,當主角hack入Wopr時,我聽到Galaga的獎分關聲音。
    另外,for unix 用戶:wargames

Marginal到Marginal的知識份子

另一半在官場受屈。她問我為何在工作地方有不快事情發生,也可處之泰然。除了因為本身的樂天性格之外,我深明中國式官場的Springroll理論。
Springroll的理論,每個人在官場在對待對等關係時只會有兩個選擇,一名為「推」,推諉責任,做到你死做到你仆街過勞死;二名為「害」,佈散謠言,打小報告。因為中國人社會實在流行內耗,沒有西方的Management、Strategic Alliance、Delegation。甚麼I am a competent team player呀、我係一個Good listener之類,只是寫在CV又或在見工時的謊言。
當你在官場滿有理想,以為大家都為Service著想,大家應將Service在大前題,改進Quality之類之類。在普遍管理經營差勁的醫X局部門,這是在口說出的皮肉承諾,骨之內、血之內仍是那一種電視劇的濫情,混和五千年宮廷你毒我、株連九族、貪污的核心價值。
假如有中國人懂得「將心比己」,有誰會做得出株連九族甚至株連十族這種不知所謂非理性行為?做得出這種事情的人,除了自己之外,其他的人的性命有如垃圾。
總結一句,是「害人利己」。「從未試過擁有」是也!丁有康是也!因為中式的垃圾管理,正義沒有辦法申張。故此壞人、廢人不會出現邪不能勝正的局面,我們的文化是保弱的。
我在星期六推介另一半一讀三國演義,到書店買了本百多頁的精讀版(你很難Expect一個初接觸古籍的人,一個假期前和一個假期後仍在看十常侍和黃巾賊,會繼績有心讀下去。)。三國是一個亂世,是一個典型的中國式垃圾管理混亂年代,殺人不用填命,下屬可以殺上司。總而言之都是你害我,我害你。閱後她十分喜歡,甚至同情周公僅。智者為何落得如此地步呢?自行想想吧。

* * *

palmsnap

Plucker in action.

最近正嘗試完整讀完一本eBook。而我是一個合法人仕,正在讀的都是Public Domain、作者死了最少五十年的古舊Class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