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面埋伏

星期日,觀鳥。
見到白胸苦惡鳥。我到現在都不知道,為何White-breasted waterhen正式中文名叫做白胸苦惡鳥。牠們的樣貌不惡、不苦,很有趣,有點像企鵝。魚塘佬一直叫牠們做水雞,是Waterhen很好的翻譯。我想拍到這樣的照片,見到牠們帶著像媒炭屎鬼的幼鳥。
另外,在同一位置見到兩款不同的翠鳥。我們埋伏觀察了牠們近一小時。

另外,野外突然多了很多班文鳥。不知是不是鳥檔發現不能賣,又或怕H5N1而勁放生。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Tagged

H5N1

我想問一個問題:到底傳媒知不知道H5流感、H5N1和HPAI A(H5N1)的分別。
H乜N物,其實是甲型流感的命名方法。流感是由RNA病毒引致(所以傳媒人不要再用「病菌」來形容H5N1),流感有分甲乙丙,今次只講甲型。H是指病毒表面糖蛋質Hemagglutinin的類型,現在有16款,故此用H1-H16表示。人類致病的有H1-H3,H4-H16主要是其他動物病源。N是指Neuraminidase的類型,現在有幾百種。和H一樣,都是用「N幾」來表示類別。N1, N2, N3和N7都會感染人類。H5N1突然感染人的原因,下邊會講。
故此,雀鳥屍體有H5流感,根本不用大驚小怪。他們可能根本就帶有這些病毒,除非你可以證明那H5病毒殺死他,而不是因為那鳥被車死、凍死、老死、毒死、笑死、自然死。其實和人類差不多,你找十條人屍做化驗,驗出口水鼻涕有H3N2。你再找十個無事無幹的驗口水鼻涕,之後發現十個都有「H3流感」,N幾不知。你的反應係「嘩!好驚!」定「車!原來係人都有」?
H5N1突然感染人,係因為有些少變種。就算鳥有H5N1,都不代表那H5N1會感染人。因為H5N1又有分HPAI (H5N1)和LAPI(H5N1)。HPAI和LPAI分別是指High和Low Pathogenic avian influenza,即高/低致病性禽流感,LAPI不但不會感染人,而且是鳥類常常帶有,但不會引起鳥類疾病。你又怎去證明,香港死鳥發現的H5N1是HPAI?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Tagged

講書/雀運

好耐無講書,昨晚也因為太緊張講得差,睡得不好。兩點幾就醒來了。
晨早返工六點幾出門口,為了八點鐘要講堂書。
臨出門口才發現,iBook 個 External Display只支援Mirroring,不支援Presenter screen,即時裝了這個東西。iBook即時變成了Powerbook。
返到Office,七點四。即時去搞個Projecter。用Bluetooth電話做無線Remote,但又試過在Present前斷線。幸好講書時沒有斷線。
九點幾先講完,聽眾係醫生,不過反應不錯。
* * *
星期六日,週圍去。不過沒有怎樣坐車,只是leg-turismo同踩單車。
我們買了些迷彩網布,蓋著自己,令小鳥見不到我們。
可能因此,這個星期鳥運唔錯。
在非米埔地區見到三隻BFS,而且拍到。也見到幾次Kingfisher。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Tagged

又來鳥

其實講鳥可能有點悶,故此我用最少的字去總結:
星期六日去了塘福渡假,沙灘好正,也有很多蝴蝶,可是鳥不多,主要是常見的紅耳鵯鵲鴝(俗稱豬屎喳)。鵲鴝以男性為多,至今只在元朗公園見過雌性。還有見到相思
星期日回家,身未坐暖又去觀鳥。我們見到Kingfisher兩次,非常好運,其中一次我們影到一張「動感」照片。在魚塘區域,我們見到鳽和白頸鳥鴉(世上係有烏鴉白色的,ok?)。今次有友人+親屬阿米一起去觀鳥,多一個人做怪異舉動(例如在地上爬行防止鳥類見到我們走動),怪異程度大減。有人說,去觀鳥影雀,舉動和怪人無分別。

講完鳥

最近用300mm f4/5.6鏡影水鳥,支鏡聲稱有Marco、APO。用到盡300mm,就算將相機放在平面上、用快門線影(沒有帶tripod),都出現「動感相片」。睇EXIF數據,快門速度係1/60或更長。
我上網Check check,原來有種東西叫做安全快門速度,例如300mm影,應用1/300秒快門。下次試下先。
現時似乎最需要upgrade的是攝影技術。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