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部落光榮結業

本人有份供稿的《明報》星期日生活版欄目〈七色部落〉,正式光榮結業。上周的〈七色部落〉是最後一期,而本人有幸是最後一期的供稿者,與有榮焉。
積存至今,應該還有稿件四份未克刊登於此。待整理稿件過後,將會全數上載。
感謝各位支持,有緣再見。

七色部落:跳棋

本欄並未介紹過棋子可前後左右移動的版圖遊戲( Board Game )。沒有理由在本欄介紹西洋棋、圍棋和中國象棋。這些遊戲的複雜程度足可另闢新欄,如泰晤士報每天都有的西洋棋專欄。西洋棋寫不來,但是用西洋棋棋盤玩的英式跳棋( Checkers / English Draughts ),其複雜性是筆者能夠駕馭的。

跳棋歷史非常悠久。其遠古版本是用較簡單的版圖,為五乘五棋盤。它最早的考古紀錄為公元前三千年,地點在中東。此遊戲緩慢的向外擴散至地中海、北非及印度。埃及及希臘兩大古文明,歷史都有記載曾流行下跳棋。荷馬和柏拉圖的著作都有寫過下跳棋。至約公元一一零零年,遊戲經由羅馬帝國傳遍歐洲。有法國人想到以西洋棋的八乘八棋盤來玩跳棋,棋數亦有所增加,是現代英式跳棋的雛形。這個法國遊戲隨後分成兩派:向西橫越英吉利海峽至不列顛群島、仍保存八乘八格仔板及較簡單規則的,稱為英式跳棋;向東經陸路傳到波蘭等地、版圖擴大至十乘十、加入「飛吃」等等規則的,稱為歐陸跳棋( International Draughts )。兩種玩法,各有人喜好,筆者較喜歡簡單規則的英式跳棋,但是筆者妻子卻較喜歡歐陸跳棋。英式跳棋經殖民者一起傳至美國。看陳年西部片,英式跳棋是警察派出所場景常見的道具,也有警察牛仔對奕的畫面。此遊戲近年已不復流行,只有酒吧酒客捧場。

英式跳棋冠軍 David Oldbury 說,此遊戲鬥智之處,不是鬥每一步的得失,而是鬥所有步法組織成的概念。那些施政無概念只會執行上級指令的所謂政治家,多玩或有醍醐灌頂之效。這位政治家或者連跳棋都未必敢玩舖勁。

牙骱戰實驗室

今次會介紹兩種玩法,分別是英式跳棋及歐陸跳棋。

英式跳棋:

器材及設定:器材包括有一塊八乘八的西洋棋棋盤及兩款顏色的棋子,各有十二隻。棋子通常是圓餅形的,稱為兵。器材是可以自製的,例如用用樽蓋甚至硬幣作棋子。兩位玩家對著坐,棋盤上最近玩家一行最左邊的一格,應該要是深色格。如圖放上代表自已顏色的棋子。放好棋子,就由用黑色棋的一名玩家先行,再鄰流行棋。

基本行法:兵是永遠只可行深色格,每一格又永遠只能有一隻棋。在未變成皇帝(下述)之前,兵只可斜向行至前面兩個空格。

跳吃:如對方棋子在你的斜上一格,而其斜上的一格沒有棋,可跳吃。跳吃後對方的棋子會被消去。注意:你只能跳吃對方的棋,不能像波子棋那樣用我方的棋子跳步。未變成皇帝(下述)之前,兵只能向前跳吃。

連環跳吃:如果跳吃完之後,我方棋子位置可再跳吃,可即時連環跳吃,至沒有得再吃為止。

逼吃:如果對方兵士走到一個你能跳吃的位置,你是必需要在下一步跳吃那隻兵。

變皇:如果兵走到對方的底線,可將棋子反轉(有些人喜歡將兩隻棋重疊,圖中加上了 K 字作識別),代表那隻兵變成皇帝。皇帝可以前後四方向行棋,亦能四方向跳吃。

決勝負:一方所有棋子被消去為輸。如一方不能再行棋,也作輸論。如雙方移動二十五次,不停重覆同一個棋子位置,未能分勝負,為和局。如果雙方都只餘一隻皇帝,亦自動算作和局。

歐陸跳棋:

歐陸跳棋的玩法與英式跳棋玩法相似,只是改用了十乘十的棋盤,每一方棋子加至二十隻。行法也大致雷同,分別如下:

一、兵士仍然只能向前鈄行,但卻可向後跳吃。

二、變皇後,能夠向四方打鈄行無限格,稱為「飛行」。皇帝也可進行「飛吃」,亦能連環飛吃。

用八乘八的西洋棋棋盤,亦可加入以上兩種行法。這種玩法稱為巴西跳棋。

後記

世上第一個電腦英式跳棋程式,是由 IBM 工程師山謬( Aurther L. Samuel 1901-1990 )在一九五零年編寫而成。山謬的程式結構,是世上首輪機器學習( Machine Learning )的理論實淺。 IBM 當時的主席沃森( Thomas J. Watson Sr. )說,如展示山謬的英式跳棋程式,可令 IBM 股價急升十五點。果然,跳棋軟件在 IBM 701 型電腦的表現令人吃驚。人們驚覺機器原來會自我完善,改善棋術。未來可預視的是,電腦終有一天可取代人腦。 IBM 的股價如沃森的預言急升,電腦世紀亦由此開展。英式跳棋是在二零零七年年才被加拿大的電腦科學家正式「破解」,代表所有步法已被計算出來。對比起井字過三關的廿五萬步,英式跳棋有五垓(十的二十次方)種步法。研究人員要用電腦運算十八年才得到這五垓步。科學家終於有數據證明,英式跳棋是絕對公平的。只要雙方都選行最佳的步法,是一定會和局。故此,勝利的因素只在於玩家的決策能力,先行等其他因素不會影響戰果。

英式跳棋其中一個重要決策,是盡量將已方最底線的兵士,都要拉到前線作戰,霸佔棋盤中央有利位置。戰術低下的玩家常常疏忽不將底線士兵拉上前線,只用最前一、兩層的士兵作戰。滯留大後方的「懶將軍」,雖然棋局早期平穩得如在高速鐵路列車上的熒光筆般屹立不倒,可是這些「懶將軍」亦沒作為。因為不動是不能消去對方士兵,即無動力去贏,消極非常。

總動員全體上陣的才叫抗爭。但是,今次只有五名兵士肯犧牲出陣。同陣營的「懶將軍」貪生怕死,只在後方當花生友(網民曰:食住花生等睇戲),明哲保身,坐收漁人之利。不單止那五個小兵可憐,別忘記對手消滅五個小兵後,可以用農村包圍城市的逼吃戰術引蛇出洞,將花生友也都逐一吞噬、殆盡。牌面已經盡輸,整個陣營可有不被圍剿之理?說時遲那時快:啊!對手竟然宣佈不戰而降。等睇好戲的花生友咬牙切齒、牽衣頓足,道:明明對方勝算已經非常明顯,怎麼他會失諸交臂,令棋局出現這反高潮局面?

參考文獻

Strutt J. The sports and pastimes of the people of England from the earliest period. Published by Methuen, London, 1801.

Schaeffer J et al. Checkers Is Solved. Science 2007;317: 1518 – 22.

Oldbury D. Move over or How to win at draughts. Free ebook. 1991.

Samuel AL. Some Studies in Machine Learning Using the Game of Checkers. IBM Journal 1959; 3: 210-29.

——

原文刊於 2010 年 2 月 7 日明報《星期日生活》版,刊登版本刪去了參考文獻。今次影的相非常差,我很想重新影過,可惜一直都無時間。文登在《明報》,卻在文中借用了其「記者」一篇文章的文句。對比獨媒的網上反抗,我想這篇文只是技巧差勁的暗地抵抗。
今日星期日(三月廿八日)的《星期日生活》,又輪到小弟文章刊登,還要同時有七色部落及四顆書釘,敬請留意。請大家多多支持七色部落,支持電鋸。

七色部落:東莞牌

嶺南地處一隅,關山萬里,具天然屏障阻礙北方文化入侵,故此廣粵文化保存古代遺風,實不出奇。中國古代遊戲,多在廣東一帶保存下來,也於廣東演化。本文主角「遊糊」(廣粵土語讀作「遊撫」)用的牌在香港俗稱東莞牌,中文文獻有稱碰和牌,英文文獻稱為棍牌( Kwan P’ai / Kun P’ai / Stick cards ),是明代馬弔進化至晚清麻雀之間的東西。除 TVB 古裝劇會描述馬弔與現代麻雀一樣之外,史實的馬弔其實類似鋤大D,與現代麻雀玩法大相逕庭。現代麻雀打牌、摸牌、造牌、上牌、開槓和食糊等,是從東莞牌而來。

牙骱戰實驗室

東莞牌可玩多種遊戲,香港流行的俗稱「遊糊」。各地玩法都有差異,今次介紹最基本玩法。由於我都不知道「遊糊」遊戲玩法,本文乃係綜合母親大人教導及翻查人類學家對廣東傳統遊戲的研究論文而成。要買一副東莞牌,不是去「豆豆城」,可到紙紮舖碰碰運氣。另外,香港甚至全世界,應該只餘一家東莞牌印刷廠。

一副東莞牌,可分為三個花色,分別是餅、公和條。每一個花色,有么(即一)至九點牌。於是乎可以有么餅至九餅、么公至九公和么條至九條。每一張牌有四張重覆。需注意的是,么牌有六款,分別稱為蛇條(么條)、乞兒(么公)、蠄蟧(么餅)和不屬於任何花色的紙花、大紅和小紅。另加四張鬼牌,作百搭用。即總共 ( 9 張 x 3 花色 x 4 ) + ( 3 不屬花色么牌 x 4 ) + 4 張鬼牌 = 124 張牌。初學者最難是認牌。認花色較易,但認點數較難。不妨在牌上需寫上點數,待認得圖像後,再玩沒有寫上點數的牌未遲。

食糊單位,是由「真對」和「假對」組成。真對,就是兩張牌是花色和點數都一樣作一對,例如兩張二公。假對,是兩張牌花色不一樣,但點數一樣作一對,例如二條對二餅。遊戲目的是要用十六張牌組成最少「五真三假」食糊,當然也可「六真二假」甚至「八真」食糊。另一個特別食糊方法,是「八假」,即八對都是假對。鬼牌作百搭可與任一張牌組成真對或假對。一般鬼牌會用於真對,除了要食「八假」。

遊戲可二至六個人玩。洗牌過後,先出牌的玩家(第一局可隨便一玩家擔任,第二局起由上局贏家擔任)拿四張,其他玩家輪流拿三張,直至先出牌玩家得十六張牌,其他玩家有十五張牌。其他餘牌放在一旁。

執拾手頭上的牌後,有十六張牌的玩家,先廢棄一張牌。

逆時針下家可選擇要上家廢棄牌作一對。可組成真假對都可以。但拿了廢棄牌成一對的,要亮出來,再廢棄一張牌。手頭上只應有十五張,與麻雀上牌雷同。亮出來的假對,也可以用廢棄牌抽換成真對。

玩家覺得上手廢棄的牌無用,可選從餘牌摸最面的一張,再廢棄一張。記著手頭上只應有十五張。是否與麻雀很相像?

一直抽換至有人食糊勝出。由於食糊組合一定是八對即十六張牌,食糊牌是自摸或者有人廢棄出來。自摸沒有甚麼限制,但取其他玩家廢棄牌食糊就較多限制:食糊是無需等上一家,任何一家廢棄糊牌,都可以取來食糊。么牌食糊必需要自摸,不能取人家的廢棄牌食糊。

食完糊要計總共有幾多對。食糊一方,要計算有幾多真對,假對不計。取人廢棄牌成真對食糊,此真對可雙計。此外,以下真對亦可雙計:大紅、小紅、五公和八公。一次獲得四張同色同點牌,即起槓,也雙計(共四對)。「八假」食糊全數雙計,必是十六對。圖中一手牌,有八對。可多做練習計算對數。

各輸家要進行「頂」:只計算手頭上真對數目,上述的雙計原則(大紅、小紅、五公、八公、起槓)有效。輸家與贏家的對數相減,得出輸家輸幾多對,紀錄下來。每局贏家紀錄對比輸家勝出的總對數,為正分。如圖中,食糊一方對比負方多三對,即有正三分。重覆對陣至一方獲得指定分數(如三十分)為最後大贏家。
注:有可能是輸家反比食糊一方對數更高,屆時輸家可得分,而食糊方無分。

後記

今次與前文不同,之前介紹紅心、雙陸棋,我都可以教大家玩。今次我和大家一樣,都是學生,所以沒有甚麼致勝之道分享。但我被東莞牌的歷史深深吸引。東莞牌是麻雀前身,就像爬蟲及飛鳥之間的始祖鳥,是夾在歷史窄縫。東莞牌發明年期,最早的有說是在北宋年間,一般都說是明清之間。在互聯網上找這個遊戲的玩法,是找不著的。身為一個遊戲愛好者,要有博物、傳承的精神,為後人留下一個可供搜索的文本,永誌紀錄,現代語言謂之「文化保育」。其保育價值有二:其一是漢學家務謹順爵士( Sir HW Wilkinson 1858-1930 ,曾任英帝國駐華及駐韓總領事)認為東莞牌不單是麻雀始祖,更是西方撲克牌的始祖;其二是中古文學作品常有打東莞牌的情節,如《紅樓夢》四十七回就有打東莞牌「打龍通」的描述。既然溫總用過的大聲公都可以是國家一級文物,在香港保育下來的東莞牌是國家頂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但香港政府是不會像保育中環般豪花公帑十億保育東莞牌,或許是不可建新樓盤吧。內地傳媒報道廣東東莞南北打通之後,這個原產地只有幾位長者會玩東莞牌。反而香港原居民如新界圍頭及蜑家艇戶(他們都是明朝遺民啊!)將東莞牌這種廣東文化精髓的原貌保存下來。港人凡事以西、北馬首是瞻,自廢南方文化武功。小夥子多會玩西方傳來、商業味濃的 UNO® ;青年一代卻只玩北方傳來、以毛派共產語言命名的鬥地主。香港會玩東莞牌的人,出現嚴重人口老化。不加以推廣,香港殘存的東莞牌微弱火星有熄滅之虞,步原產地東莞的後塵。當為政者都只將南北交通當成經濟問題看待,盲吹甚麼經濟效益,但從不關注民生及文化的衝擊,香港只會慢慢變成縱然有啟發後人之功,但其實只是等待湮沒的殘年始祖鳥。

(以本文紀念生前熱愛遊糊的祖母)

參考文獻:

Wilkinson HW. Chinese origin of playing cards. The American Anthropologists 1895; VIII: 61-78.

Culin S. The game of Mahjong. Brooklyn Museum Quarterly 1924; XI: 153-68.

魯言. 《香港賭博史》廣角鏡出版社 1978 年

原文刊於 2009 年 12 月 20 日明報《星期日生活》版。這裡要寫一個「後後記」。就是文章刊登後,博客 The Suffocated 為本文的歷史細節進行補遺。非常感謝!
文中的東莞牌實在不是《清稗類鈔》的遊和牌,因為不如其形容是「六十葉(頁)」。根據郭雙林及蕭梅花著的《中國賭博史》,遊和牌與宣和牌玩法類似。( 212 頁)我文中的「遊糊」,實質上只是元朗公園仔阿婆及圍頭佬口中的「遊糊」,或許沒有太多歷史文獻可以查證的,我是在訴諸坊間,或者是一個 fallacy 。夾硬要拉來的,可找來郭及蕭在《中國賭博史》( 271 頁)在考究麻將起源時所指:

第三種認為馬將是馬弔與碰和牌結合而來。近人認為:馬弔中的默和及碰和統稱「遊湖」。

再一次感謝 The Suffocated 為拙文補遺。

可能你會發現,平時是在星期五就會將上期貼在本博客,為何今天卻會在星期日?因為我至今早《明報》出版才知道本星期是刊登我的文章,我還以為今天是到上網這個題目,下周才到我。今次未及通知各位鄉親父老買報紙。重新講多一次,今日星期日(二月七日)的《星期日生活》,又輪到小弟文章刊登,敬請留意。請大家多多支持七色部落,支持電鋸。

參考書目:

郭雙林、蕭梅花著《中國賭博史》 文津出版社出版 台北 中華民國。初版一刷 民國 85 年(公曆 1996 年)。

七色部落:雙陸棋

Backgammon 有兩個中譯名,一個與 Baccarat 混淆的音譯「百家樂」,一個是從中國古藉找來的「雙陸棋」。選用後者,是怕用前者的話筆者會被誤認為詹培忠。筆者工作時「吞泡」上網搜尋雙陸棋資料,公司防火牆以賭博為由過濾掉所有資料,害我要用 Tor 軟件破網… 回到一九七零年代,雙陸棋的確是非常流行的賭博玩法,風頭和現在的德州話事啤( Texas Hold’em)不遑多讓。現在可以合法去賭衛道之士也不加投訴的資產掛鈎票據或累計期權輸幾億,誰人還會去賭雙陸棋呢?正所謂無錢聚賭,罪加一等,牙骱戰可能更實際。
雙陸棋不單有話事啤隨機定勝負的刺激,還有西洋棋的策略及組織。西方對此遊戲著迷者眾,近年更在影藝界重新流行起來,名人玩家有 Kylie Minogue 、 Madonna 及 Kate Winslet 等等。
雙陸棋是世上最古老的遊戲,有五千年歷史。相傳源於波斯,南北朝北魏時期已由天竺傳入中國。雙陸棋在唐宋時期非常流行,至明清才被圍棋及象棋取代。雙陸棋混沌中見規律的特性也引來各方研究,因為太像現實。運籌學( Operations Research )、電腦科學及統計學家也藉雙陸棋研究何謂好決策。

牙骱戰實驗室

今次參與的有筆者、好友 Gabriel 和公園仔。 Gabriel 和公國仔是首次參戰。筆者挑戰 Gabriel ,來了一場五分賽牙骱戰。

back_1_1

雙陸棋有平有貴,也可以自行 DIY :棋盤自行用 A4 紙畫、骰子四粒,再用兩款圍棋作棋子。過時過節甚至可以用一把紅瓜黑瓜、菱角花生作棋子也可,比住在堆填區旁邊更加 LOHAS ( Lifestyles of Health and Sustainability )。圖為筆者自製的一副雙陸棋。

back_2

遊戲是兩個玩家對戰,目的是要鬥快先將叫作馬( Checker )的棋子全數回宮之後,再跳離棋盤( Bear off )。棋盤上有 24 個尖三角型,叫做樑( Point )。以上方玩家作例,由下方最右上方最右,馬蹄鐵路線,總共有 24 樑,分別為 24 至 1 號樑。上方玩家的目的是要將馬走回上方右手邊,即是由大數走到細數。而第 1 至 6 樑,叫做宮( home board )。點數最大的六樑,即 19 至 24 號,是起點。下方玩家行法相反,雙方的人馬在前進時會起衝突。
雙方將十五隻馬分別放在以下位置: 6 號樑五馬、 13 號樑五馬、 24 號樑兩馬及 8 號樑三馬,如圖。

back_3

開局是雙方各擲一粒骰,點數較大一方的先行。同一點數的話就再擲。第一輪是根據兩人所擲的骰面點數行棋。

行馬:如沒有對手的馬阻礙(下述),玩家可選用骰面行任何一隻馬或兩隻馬。例如兩粒骰分別是四和六點,可選行

back_4_1

1) 一隻馬行前四步,另一隻馬行前六步

back_4_2

2) 同一隻馬,先行前四步,再行六步

3) 同一隻馬,先行前六步,再行四步

每位玩家都要用齊兩粒骰面行馬,除非每隻馬都被阻礙。不能故意不行,所以有時是要被迫行馬。
一方行完,輪到對方擲兩骰行馬,如此類推。如擲骰後每隻馬都被對方阻礙不能行馬,叫做跳舞( Dance ),要讓給對方擲骰。

back_4_4

如擲到重骰(兩粒骰點數一樣),可行該點數四次。例如擲到雙一,一馬可行四步( 1 x 4 = 4 )、兩馬各行兩步或四馬各行一步。

back_5

阻礙:行馬時如果我方要行到的樑,有對方兩隻馬或以上,我方就不能行那一步。如圖中的情況,白方擲到兩點,但兩步之前的樑有黑方的兩馬,白方就不能行到那一樑。

back_6

其中一個技巧是制造防線( Prime ),即連霸五六條樑。如圖中的連續五樑都有黑方人馬霸佔,白方的馬從此無法前進,直至黑方疏散為止。

back_7_1

back_7_2

打馬:一條樑上只有一隻馬,那隻馬叫做弱馬( Blot )。擲骰剛好行到對方弱馬,如圖中的白方擲骰到三,黑方弱馬就被打掉。打掉的弱馬會放在棋盤中間。
輪到黑方擲骰,要先把被打掉的馬重回棋盤,才能移動棋盤上的其他馬。要由起點(第 19 至 24 號樑,也即對方的宮)回棋盤。例如他擲骰擲到三點,他可將馬放到 23 號樑回到棋盤。阻礙和跳舞的規則同樣適用。

back_8_2

跳離:當十五馬都回宮,就開始跳離。例如你擲到四點和六點,在 4 號及 6
號樑的馬便可跳離。當你較高號數的樑己經沒有馬,可用骰面跳走在較低號數的馬。例如你 5 及 6 號樑都已經無馬,擲到 6 點,可跳走 4 號樑的馬。較早跳走十五隻馬為勝方。
在跳離期間,上述的「阻礙」、「打馬」規則仍然存在。在跳離期間有我方人馬被對方打下,就要停止跳離,直至該馬再回到宮中才能再跳離。

back_9

計分:當一方所有馬完全跳離時,對方已有最少一馬跳離,叫做單勝( Single win ),勝方得一分;對方未有一馬跳離,叫做「全勝」( Gammon win ),勝方可得兩分;對方還有馬被打下或在起點,叫做「完勝」( Backgammon win ),勝方可得三分。反覆作賽至最先獲得一個預定分數(如五分)者勝。

筆者對 Gabriel 的五分賽互相拉鋸長達三小時,筆者只以 5:4 僥倖小勝 。

賽後吹水會

back_10

公園仔:可能是擲骰關係,最初的感覺覺得運氣有頗大關係。但玩下去,運氣就變成了或然率計算,總有擲到好(如重骰)和擲到壞的時候。如何善用擲出來的骰面去組合、部署,變了考智慧的部分。這遊戲第一個印象是不特別好玩,即是說不能即時吸引你,但趣味卻不是即時能體驗到。但它應該是比較耐玩,可以去鑽研的那類。多玩會漸漸發現比想像中多變化和需要技巧。

back_11

Gabriel :初初試玩時,還覺得這個遊戲靠運多於策略。多玩後發現策略和運氣的混合得非常有趣,運氣致勝成份只佔 30% , 40% 是技術,還有 20% 是心理質素( AQ 及 EQ )。遊戲也像人生,每一步雖然可以小心計算,非常小心地行,但擲到不佳的骰面都要「硬食」,到時你都係要 adopt to change…

後記

back_12

兩位朋友都覺得,遊戲初看像靠運,但多玩就要靠技術了。令我想起機率論的大數定理。( Law of large number)多玩方發現運氣不會只在一方,因為雙方擲骰的分佈已近乎一樣,沒有偏幫誰。因此國際比賽通常是非常長氣的,最少會戰廿五分,甚至一百分。雙陸棋沒有必勝策略,基本策略只有:避免將五六隻馬積在一條樑,應平均分佈馬仔多霸幾條樑成防線。落後時也可多派馬佔 1 至 6 號樑(宮),再找機會把對方的馬打下,對手難以回巢,可趁機超前。有意再進一步的玩家,可以心算數點( pip counting )評估局勢,即是計算現在我方人馬的位置的總和。如遊戲開始時,數點就是 5×6 + 5X 13 + 2X24 + 3X8 = 167
點,因應局勢改變點數都有所增減。假如我方的點數低於對方 20% ,代表我方有明顯高勝算;反之代表落後,應該多冒險快馬加鞭,或多找機會打對方的馬反超前,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有智慧不如趁勢」吧!遊戲戰略很有趣,有興趣可到圖書館找專書研究。
相傳武則天廢唐自立為武周皇帝,廢了前朝太子,隨後發夢輸雙陸棋。她問大臣此夢何解,大臣說輸雙陸棋代表「宮中無子」。(子即棋)武則天聽聞後重立李顯為太子,後來更被逼讓位給他,大唐復辟。雙陸旗行法只有一條路一個方向一個終點,非常反映香港情況:人家開出路線圖不代表就會到達終點,終點或許是假象。香港人輸雙陸棋,不是「宮中無子」,是因為骰子都被迫交給對手去擲。對手是個大老千,打骰不停出術。我方人馬寸步難行,怎樣叫囂、有勇有謀還是無法達到目的地。無法自己打骰,輸了也不心服。別忘記,雙陸棋兩位玩家的行法互相背道而馳。

原文刊於 2009 年 11 月 8 日明報《星期日生活》版。由於文章太長,報章版本有經過刪節。這個是未經刪節版本,兩位好友的靚樣終於可見天日。此外,有很多讀者說看完都不明白,我有想過拍一條片,奈何公務繁忙,故只找來 youtube 由高手 Gus Hansen 講解的影片,他更講了本文沒有涉獵的 doubling cube 。

本星期日(十二月廿日)的《星期日生活》,又輪到小弟文章刊登,敬請留意。請大家多多支持七色部落,支持電鋸。

七色部落:紅心

現代人每談「遊戲」二字,皆直向思考為電子遊戲、網絡遊戲。在電子遊戲之前,我們有各式各樣鬥智鬥力、促進人與人之間交流的桌上遊戲,舉凡撲克、棋藝、版圖遊戲甚至麻雀等等。今時今日還會有人拿這些作為專欄題材的,大概是不理會讀者感受,又或天真得帶點狂妄地以為讀者有興趣。舊時香港確有寫遊藝 ( Gaming ) 的作家,較出名的有畢華流及簡而清。在萬事欣欣向榮的八九十年代,畢和簡當年的遊藝專欄,讀者是沉迷玩樂、麻醉現實恐懼的後過渡期香港人,當時報攤還沒有一星期八本的「 Game 書」。我們的遊藝專欄,讀者估計是要面對現實的 iPod ( Insecure, Pressurized, over-taxed, debt-ridden)一族。
所謂生意淡薄,不如賭博( Gambling ,與 Gaming 只差 bl 兩個字母),概率研究的先峰,如費馬(Pierre de Fermat 1607-1665)及柏斯卡(Blaise Pascal 1623 – 1662),對概率研究的目的都是想逢賭必蠃。假若我們在專欄再鼓吹包括學生在內的讀者去像先哲那樣靠賭博去研究概率,恐怕會招惹衛道之士來信投訴。
今次介紹的紅心 (Hearts),多數不用作賭博,衛道之士大可鬆一口氣。紅心就像中共元老及華爾街大款最愛玩的合約橋牌,同樣是 Trick-taking game ,廣東話叫做「食戙」。紅心有鬥智成份,但沒有合約橋牌的濃濃學術味。早前去朝鮮勇救女記者的克林頓最愛玩紅心。時代雜誌挖苦,說克林頓和金正日能夠在三小時會談就能勇救女記者,估計兩人不是只在玩紅心。(it’s safe to assume the two men didn’t play Hearts for three hours.)我也不妨踩多腳,或許兩個男人不是在房間裡玩雪茄。

牙骱戰實驗室

紅心最好四個人玩,遊戲的目標是避免在食戙時獲得各張牌和Q♠。說明白一點,根本就是避免食戙,由其是每局後期。今次遊戲由筆者(西家)、筆者妻子 Tiney (北家)、好友公園仔(南家)及 Gabriel (東家)設局。其中公園仔及 Gabriel 是首次玩這個遊戲的。

hearts1

一副 52 張撲克牌,每人派十三張。不要給別人看啊!

hearts2

派完派有換牌的過程,要將三張牌換給對手。每局換牌的方向都不一樣,第一至四局分別是與順時針下家、逆時針下家、自己(即不換牌)及對面玩家換。第五局又回到與順時針下家換牌,如此類推。

hearts3

換完就開始打牌,由有2♣ ,亦即圖中的東家先出。順時針下家,即圖中的南家要跟花( Follow suit)出,如圖中出了8♣,如此類推。如果手上沒有♣,就可出其他花(見下述),但第一輪就是不能出及Q♠。四個玩家出完牌,看看那一個人的牌值最高,以 A > K > …. > 2 計算。出了牌值最高的玩家,如圖中北家的Q♣,就食了這一戙。

hearts4

食了第一戙的玩家,如圖中的北家,可以在第二輪以手頭上任何牌先帶頭,但第二輪不能出帶頭。他選了用2帶頭。其他玩家亦順序跟花出牌。玩家手頭上若果沒有那個花的牌跟花,可出其他花的牌。如圖中的西家,由於手頭沒有,他出了A♠。這一次,由於北家是以牌帶頭,在決定誰人食這個戙,亦只會考慮這個花的牌。故此,圖中的情況,是由南家的A食戙。

hearts5

上述無牌跟花時,也可出 牌,這個叫做「破心」。例如圖中南家以7♣帶頭。但下家西家沒有♣牌跟花,他出了A。同樣道理,東家也沒有♣牌跟花,於是乎出了K。這一輪,由於以♣帶頭,故此決定食戙只考慮♣牌。這輪是由南家食戙,他也同時收到兩隻計分牌,分別是A和K。破心過後,就可以用來帶頭。

hearts6

十三輪過後,一局完結,各人都會獲得約干計分牌。計分時每張值一分,但是Q♠卻值十三分。拿到Q♠近乎「輸硬」,所以要盡量避免。這張牌有外號,不是娛圈中人神憎鬼厭的o靚模,而是叫作 black maria, dirty lady 甚至 slippery b***h 。圖中南家在這局獲得四張牌和一張Q♠,所以這局得十七分。記下分數,就進入第二局。通常的玩法是,一直玩數局,分數累積計算。當有玩家獲得 100 分時,牌局結束,最低分者勝。

hearts7

遊戲還有另一種勝出的方法,就是獲得十三張及Q♠,洋文叫做 shoot the moon ,其他玩家都加 26 分,自己卻不需要加分。

這次牌局分數由低至高分別是 Tiney 、公園仔、筆者及 Gabriel ,即 Tiney 是勝方。

賽後吹水會

hearts8

Tiney :我最喜歡的策略,是在換牌時將某一種花統統換走,製成一手缺乏某一種花的缺門牌( Void ,例如缺門。當人家出牌帶頭時,由於沒有牌跟花,就可以安全的亮出手上的Q♠。人家再出牌帶頭,破心後甚至連都可以安全上旅。)。這個遊戲的重點,是要提防一手有太多同花的牌( Long Suit )。最好的牌面,是一手缺門牌,但其他三種花的分佈均勻,最好每張牌的點數亦較為低。在遊玩的過程,其他玩家換牌和出牌也有意義,能夠從此推斷其他玩家的策略。

hearts9

Gabriel :輸的原因除了一點點運氣之外,就是未清楚出牌的最好時機,例如遊戲過程中沒有記下其他玩家出過甚麼牌、又或那個花已經缺門。

hearts10

公園仔 :這個遊戲很有趣。就算拿了一手「爛牌」,都不會像麻雀那樣,只能死守和迫和。就算滿手牌和Q♠,也未必輸硬。初初玩的時候,總想將關鍵牌Q♠換給別人。後來發現保存手頭上的Q♠,自主性可能更高。出牌時成功將Q♠送給別人的感覺,也令人相當快慰的。遊戲沒有一套必勝的法則,千變萬化。有時不按章法出牌,給其他玩家錯誤的資訊,亦有出奇制勝的可能,甚至可以 shoot the moon 。

後記

hearts11

Tiney 那種方法,叫做 Voider 。亦正如公園仔所言,這種遊戲沒有必勝玩法。資深玩家知道你只識 Voider 玩法就知道怎樣克服,格食格。屆時就變成心理戰,是估計和反估計的策略角力。心理戰不是筆者的專長,可能是我在牙骱戰只得第三名的原因。這部份應交給政府的劉細良和何安達,或協調泛民選舉的蔡耀昌。要知道坐這些戰略位置的人的斤兩,我想玩幾局紅心便可知龍與鳳。
中國大陸流行一個紅心的改版,叫做拱豬。原名還帶點東方紅太陽 Feel ,叫做共誅。玩法近乎與紅心一樣。Q♠今次的名稱更加衰,叫做豬。新加了兩張功能牌,J叫羊,會減分。另一張10♣更奇怪,叫變壓器。拱豬計分方法亦與紅心不同。遊戲機中心的「篤篤機」,只玩拱豬,不玩紅心。筆者認為拱豬令到遊戲變得太複雜,平衡感大減。據說中國內地有市民想將拱豬改名成「華牌」,提交國家體育總局審批為正式項目,寫成的規則竟有萬字之譜。本文主要介紹紅心,還說了不少廢話,才只有兩千多字。順帶一提,如果約不到腳玩紅心,微軟視窗內建有小遊戲「傷心小棧」;雅虎香港遊戲網頁也有紅心,但是混有拱豬的減分規則。

本星期日(十一月八日)的《星期日明報》,又輪到小弟文章刊登,敬請留意。以上文章原刊於九月廿日。以後也會用這樣安排:即第二期推出才在這裡刊登第一期。1 請大家多多支持七色部落,支持電鋸。勁 Hardsell 。

  1. 在 Yahoo! 及 Sina 都沒有我的文章存底,或是是因為我的文章多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