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 #15

  • The Settlers of Catan 是好遊戲。
  • Ticket to ride 也是好遊戲。
  • 見結他的弦線爆口,要買新的線。這是我第一次為結他上弦線,在網上找了不同的 tutorial 影片來看。到了香港最大家的那間琴行,單是尼龍弦就有幾十款,除了不同的牌子,也有不同的 tension 。我最大的選擇是選用 Classical 還是 Folk 。我本來是不知道世界上是有 Folk 弦的,只知有 Classical 弦,大部份的尼龍結他都是用 Classical 弦的。神推鬼恐之下我最後竟然買了 Folk 弦,可能為的是頭三條魚絲線是黑色。現時仍處於幾小時就 out of tune 的狀態。
  • 順手可以寫多一個 papercut: parameter 。 Parameter (參數)不代表 variable (變量),也不代表 construct (觀念) 。數學上 parameter 是指 A variable kept constant during an experiment 。例如要做幾次實驗,理解力量及加速度之關係。物件的質量雖然可變,但卻要保持一致。在如此的情況下,質量才是 parameter 。在統計學, parameter 也有精確定義。例如線性方程 y = mx + c ,你只有數據 y 及 x , m 和 c 才是 paramter 。給你 x 和 y 數據,要你找出 m 和 c ,這個過程叫做 parameterization 。統計學 parameter 的另一個定義,是 distribution 的 parameter 。例如你知道某 population 的某一量度數據的 mean 和 variance ,此兩個數值就是 parameter 。因為根據此兩個數值,我們可以重建此 population 的 frequency distribution 。
  • 香港反建制陣營出現了路線之爭,兩派在不同的平台對罵。這是政改爭議之後的另一次路線之爭。肇事點是中國來港的人的爭議,涉事人包括移民、遊(豪)客、使用產科服務的人、買奶粉的人等等。第一派,姑且稱為分離派,認為香港應該實施自治,又或者所謂的甚麼城邦論,與這群中國來港人士最好有較嚴苛的隔離政策,亦認為將國內移民審查權回歸香港。另一派,又姑且稱為關心派,認為非常嚴苛的隔離政策,反而令到大部份處於社會低下層的新移民受到歧視,亦應將移民與內地游客等等分開討論。此外,此派亦有部份人認為。雙非子女和新移民彌補了香港本土居民出生率下降,是未來發展香港的新一代力量。
    最近的 D&G 事件非常疊馬,明眼人都知根本不是爭取甚麼公共空間攝影權,而是借題發揮的反對中國來港人士運動。分離派認為關心派沒有出來「抽水」,在輿論大造文章。再加上分離派意見領袖陳雲的新書推出,令分離派支持度提升。之後卻發生中大學生報及信報批評《香港城邦論》一書,兩派的分歧更趨明顯。
    兩派人本可理性討論,百花齊放,在兩派之間找出第三條中間路線。可惜的是一派認為對方是左翼份子,出賣香港利益。批評那套城邦論沒有堅實的思辯過程,卻被評為「文匯大公」或者「港奸」。另一派卻認為對方是保守,有可能進化成納粹主義,對香港前途不利。由討論變成扣帽子,成為了口水戰,很無聊。香港政局一池死水,大家都知談又有何用,不是這個城正在死亡,而是此城等同於死左。談政見,不再為救活此城,因為此城死而不僵,處於救不活的植物人狀態,唯一的解決方法是拔喉讓其正式死亡。而令到此城處於如此狀態的,不是因為別人,而是因為我們香港人自己。談政見,已變成親者痛,仇者快的發泄過程。如果命運能選擇,那是重新開機狀態就會重設的 RPG 電子遊戲,它也不會有個如此冷酷的名稱。

Today on history:

  1. 2010:  暴虐不仁。自作妖孽。時運極滯。非改不可。(8)
  2. 2009:  Comfortably Numb(3)
  3. 2007:  屎撈人(2)
  4. 2006:  聚沙成塔(2)
  5. 2003:  Move ON(0)
  6. 2002:  Speedway(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