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志強

這篇東西,本來想寫在我的 microblog ,最後決定寫到這裡。
今晚等小巴回家,黎志強在向排隊的市民派一張貼紙般的傳單,市民對他的反應相當冷淡,或許沒有人知道他就是黎志強。我主動與他握手,說支持他參選。這個時間正好小巴到站,他向我說聲多謝,強調今晚七點電視有競選論壇,記得收看。我未及向他說,我雖然住在港島,但我不是港島區選民。九月七日我會回到元朗投票。
為甚麼我支持黎志強參選呢?就要由民主黨說起。
民主黨有不少前黨員。最近最火熱的,是數已經加入了社會民主連線的陳偉業及曾健成。陳偉業曾經在網上電台說過,民主黨繼續存在,只是為現任議員繼續連任而已。新一代人根本沒有機會的。曾健成當年亦是因為民主黨 2000 年立法會選舉,港島區選舉只派李柱銘、楊森、甘乃威、黎志強及鄭麗瓊參選,不容許他以黨名義參選,他忿而退黨參選。1
黎志強本來是港同盟的成員,港同盟與匯點合拼成了民主黨,他算是民主黨的創黨會員。他是柴灣區議員,由 1988 年開始當選,至今年已經是 2008 年,由 40 歲做到 60 歲。2 黎志強六十歲高齡,都竟只能成為第二梯隊。這個民主黨根本就是有問題。
黎志強不是第一次參選立法會,只不過對上兩屆,只淪為黨內兩個大佬的地區「椿腳」及花瓶3 , 00 年排第四、 04 年排第三。每次他的名單一二位都能成功入局,唯獨他不能。一張名單要第三位都入選,實在太過困難。在今屆某次選舉論壇,他說比例代表制不能培育政治新人。他的經驗絕對反映出這一點。
今屆選舉,民主黨終於承認老化,有意培養第二梯隊。各區都採取 N + 1 的策略,例如新西區,本來有何俊仁及李永達,今次多一個張賢登;新東本來有鄭家富,今次多一個黃成智;九東本來有李華明,今次多一個胡志偉。唯獨天下大亂之區九西及港島,只派一名單參選。如果以 N + 1 ,港島理應派三張,可是民主黨決定派一張甘乃威名單。黎志強被忘記了。
民主選舉,其中一個原則是自由參選,為何要因為民主黨的內部問題,令市民少了一個選擇?我今早才說過,選舉不是跑馬,別再計算他出選的勝算,以及他的出選會影響甚麼甚麼候選人的勝算。要是我們相信民主的制度,選票的多寡自會決定誰能入局。單單參選就被蛋頭學者如蔡子強之流批為「損人不利己」4 ,再被傳媒惡勢力進行無理據的抹黑,傳他是有親北京人仕支持參選,目的是削弱甘乃威的票源。5 這些指責相當不公平。至今他的民調,支持度仍是低開,可是他沒有像那個排第二企圖做票后的政治巨星般狂打告急牌。無論他的宣傳品水平是怎樣不濟,他都是一個選擇。社會最緊要有選擇,而不是被某些勢力壟斷了你的選擇。這些想法,是來自那些自由市場的信徒。但有時有些自由市場信徒本身最不希望你有選擇。

  1. 雖然以獨立民主派名義選了兩屆( 2000 及 2004 )都失敗,今屆會以社民連名義參選。 []
  2. 看看現在民主黨的所謂第二梯隊,即是今屆終於有得排頭位參選如張賢登、胡志偉、甘乃威那些,已經是六十年代年出生,中年有突。 []
  3. 據說張虹最近的電影《選舉》,拍到黎志強成為花瓶的影像。我很想去看這套電影,可惜未抽到時間。 []
  4. 明報 7 月 24 日:黎志強退出民主黨參選港島 []
  5. 蘋果日報 7 月 24 日:傳獲親京人士支持 []

Today on history:

  1. 2012:  電腦模擬的「立法會選舉勝算分析」 ﹣方法及全港結果(5)
  2. 2010:  社會派推理小說習作 #14(1)
  3. 2010:  七色部落光榮結業(0)
  4. 2007:  為何還要用 Pie Chart(1)
  5. 2007:  人人唔選 陳乙東宣佈參選港島區補選(2)
  6. 2006:  Meta-organizer's choice: software(2)
  7. 2006:  Procrastinator's choice: Retro games(1)
  8. 2006:  GTD(5)
  9. 2005:  Joomla!(0)
  10. 2005:  年少輕狂(0)
  11. 2003:  Mann-Whitney U Test(0)
  12. 2002:  Quality Assurance / Temp Switch to Unices(0)

7 thoughts on “黎志強

  1. 甘與黎,近乎一樣的經歷,都是把光陰浪費在白鴿身上。

    早些時有說黎某是受西環指使;久之泛民中某陣營又將相若的傳聞套在甘某身上。命途多舛,兩人何其相似。

  2. 與黎曾有工作碰頭的機會,令人十分難忘,充其量是工蜂的材料,難登大堂。如果真的有利用價值,咁真係要恭喜佢哋,好似齣戲名:See no evil, hear no evil。

  3. Perennial_Loser: 以前政黨少,而家政黨多,太多人而家轉晒會。比我係甘乃威、黎志強之類,早就好似自民黨搞麻生派、伊吹派、河野派,良性互動,講唔掂數同你分家。

    mum: 見到劉千石、懶將軍,甚至那十幾個自動當選的功能組別,你會發現工蜂都有存在價值。不過我都明白,香港唔 buy 工蜂,只 buy 叻仔、有錢仔。

  4. 電鋸:搞派系或類似東西,成功者就良性互動,衰o左o既,白鴿之前有位仁兄,叫范國威。

  5. 「損人不利己」倒不一定錯。
    試想當年台灣大選,如果不是泛藍有兩套候選人,陳水扁會跑出嗎﹖

    當然,從歷史角度來看,陳水扁勝出也算是好事,應該可以令人民明白,老是玩族群牌不成、也不能完全信任一個政客。
    如果國民黨勝出,唔似陳水扁玩到咁盡,就做不到這效果。

  6. 「由 1988 年開始當選,至今年已經是 2008 年,由 40 歲做到 60 歲。黎志強六十歲高齡,都竟只能成為第二梯隊。」

    區議會和立法會是兩個功能完全不同的議會。不應因為區議員做得久了,便「升級!?」去做立法會議員。今天馬家輝在明報寫,政黨的succession plan(第二梯隊安排),應向社會負責,不應淪為黨內的政治扶貧。不過,我亦同意黎先生有權不甘心,有權褪黨參選。舊黨友或傳媒不應抹希黑他。

  7. 其實令「升職」路途中斷,才是政府當年「殺局」的主要原因。

    兩個市政局其實吸納了很多議員,而且亦給議員有參與政策的機會,培養經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