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失望的大結局:《無題》大結局

正如大部份小說,大結局永遠令人失望。這個故事都不例外。 但算完結。 === 在警車內的F,一邊駕車,一邊用手提電話下載之前的飛機整備數據。 「要在解放軍到移除奈米機械人之前趕快找出那一架飛機,」F將手提電話交給伍明康。「要快!」 伍明康實在不想,無耐F用一支沙漠之鷹半自動手槍指著他的腰。令他懷疑的是,既然莫薩德有整個巴比倫計劃的資料,就算他們獲得飛機上的奈米機械人,解放軍仍然有製作方法,而且相信這樣的資料,一定已經抄錄到不同地方。就算獲得這次的奈米機械人,解放軍仍然可以製造更多的機械人,再次測試。莫薩德根本就不應該漏出這些重要資料,現在根本覆水難收。 伍明康就算獲得數據,他覺得數據根本和「那架飛機藏有奈米機械人」無關。他只好拖延時間,警車也剛好駛到機場附近。 「還沒有找出來嗎?」F將槍口推前,槍口陷入了伍明康的腰部肌肉。 「有聽過GIGO嗎?雖然數據經過電子化,這些數據根本與你想找的答案無關。」 GIGO,最近是指Garbage In, Gospel Out。一些垃圾數據輸入電腦之後,有些人會視這些電子化的數據為「福音」,可以解決很多問題。而實質上,電腦化垃圾數據,出來的結果都只會是垃圾電子化數據。 「但我可以給你一個建議,」伍明康續說。「戴上妳的夜視鏡,在這裡監視停機坪上的飛機。看看那一架有人走上去,那一架就極有可能有奈米機械人。」 F真的隨身有一個夜視鏡,戴上了。伍明康想起007電影,特工會信科學分析嗎?他們不是相信竊聽和監視的嗎? * * * 錢軍戴上頭套,一身飛機修理人員裝扮。除了準備快要進行的行動,還是防止有人認出他是那個在電話對話中說出「我第一個可會殺了你。你別當我說笑」的解放軍頭頭。他已經在網上被起底,他之前出席官式活動的圖片、影片都已經被找出來。錢軍慶幸研究所的地址未被找出來。 那些背信棄義的特區政府官員,雖然要求停飛阻止了那場北韓想看到的武器測試,但那些官員畢竟仍要聽解放軍的話。他們要求進入機場收回奈米機械人,官員仍然是要應允。不過官員要求他低調,故此錢軍及他的手下要穿著這身橙色的白痴飛機修理人員工衣,在停機坪上面渡步。 * * * F從夜視鏡的綠色影像,看到一團人上了一架港龍航空的客機。 她從槍袋拿出一支H&K MP5K自動部槍,交給伍明康。 「和我上那架飛機,否則即時有子彈轟爆你的頭。」 * * * 錢軍和幾名李嘉誠尖端科技研究所的科學家在波音747客機的貨物倉努力地拆除那只有針筒般細小的奈米機械人。解放軍為求將此物當成自我研製,這個東西解放軍叫做「紅風」。「紅風」一般看來只是一些灰黃色液體,要在電子顯微鏡下才能看到它用硅(Silicon)和碳組成的結構。在室溫低下,「紅風」十分穩定,就像水銀那樣,近乎是休眠。只需要那些奈米機械人吸收環境的熱能及化學能進行激活,它們就會開始進行複製。解放軍的科學家曾經在5米厚的鉛牆房間進行測試,3亳升的「雄風」能夠在激活後三分鐘將四十隻豬消化,並生產出1000升的「雄風」。當所有的碳、水、礦物貨、能源被用盡,再要經過四百八十小時「紅風」才會再次停止活動進入休眠狀態。 在處理這支玻璃針筒內的「紅風」,科學家們十分緊張,生怕將「紅風」泄漏,引起災難。 * * * F打開飛機的貨物倉倉門,她難以想像這個倉門竟然沒有上鎖。F深知,這架飛機不是普通的747。波音公司近年已經將747定位為多用途的飛機,而且會因應客人要求對747飛機進行改裝。例如美國太空總署就有SCA(Shuttle Carrier Aircraft),用來運輸太空梭。此外,美國國防部亦有多台編號YAL-1的747客機改裝版,配備高能量氧碘化學激光器(COIL),能夠在敵國洲際導彈射出之後,訊速在上空以激光擊落導彈。F相信她身在的這架747,也是專作軍事用途的改裝版本。 F和伍明康從倉門鳥瞰整個貨物倉,只見到那群身穿修理人員工衣的人。 F拿出她的G3A3ZF,她在瞄準鏡將十字架對準手持玻璃針筒的那個「修理人員」的腦門。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SF小說:無題《第九回》

伍明康從電腦看到的,是一些數據。 F解釋這些數據是甚麼,大概是一些飛機的整備時間、飛行路線之類。一般情況下,伍明康會細心傾聽這些解說,但今次不同,他腦中的另一些念頭令他必需要忽略F的話語。 「不對。」伍明康的說話劃破了F的解釋,F也帶點驚怕「我們明知他們要將飛機撞落元朗,理應要元朗居民疏散才是。」 「但是…」F似乎仍然關心巴比倫計劃落入外國人手上。 「據你所知,武器測試何時開始?」 「今晚11時。」伍明康看看錶,現在已經是下午兩時半。 「我們還有數小時。」 「你打算怎樣?打電話到電視台?他們會聽你的話嗎?」 伍明康明知香港傳媒只聽「專家」及「官方」的話,他只是一個小市民,他的話是沒有人願聽,就算是涉及幾十萬人的人命。伍明康對F的這個批評,他的反應是靜默思索解決方法。 * * * 錢軍桌面的電話響起。他的電話只有極少數人知道,除了香港政府機構、軍方機構及大官商賈之外,其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他的電話。再加上李嘉誠尖端科技研究所的首席黑客以薩把守對外通訊,這個電話是需要經過多重守衛才能打通。既然以薩也認為這個電話不是外人亂打撞入,錢軍就安心的提起電話筒。 「我是錢軍,甚麼事。」錢軍問道,語帶點軍人的粗野。 「錢軍嗎?我要告訴你,你今晚十一時在元朗測試武器的計劃必然失敗」是一把女聲。 「你是誰?這是恐嚇我嗎?」 「那個可殺幾十萬人的那東西和飛機準備好了吧?北韓給你們多少錢?非要用香港市民作白老鼠不可?」 「我第一個可會殺了你。你別當我說笑。」 「那隨便你吧。總之全港的人都會知道,你們解放軍用香港來測試大殺傷力武器。解放軍的聲譽,會在這一晚之內消失殆盡。」 電話斷了線,原來以薩發現對話不對勁,將電話通話切斷了。 錢軍命令手下要即時將桌上的電話號碼銷毀。更命令以薩追查電話的來源。他用另一個電話,致電機場,詢問那場測試的準備情況。他不怕這種恐嚇,但他知道電話是那兩個逃出研究所的一男一女打來的,縱使他不知道打電話的目的。他們不怕被定位嗎? 他嚇然醒起,他們只有男的那位的聲紋檔案。 以薩也回報,那通電話是經過Skype打來,查不到電話號碼。他們要花數小時才能侵入美國Skype伺服器奪取來電IP地址。就算查到,也很有可能是偽冒的。 錢軍向桌面狠狠的打了一鎚。 * * * 伍明康將F和錢軍的通話錄了音。 對付流氓就只好用流氓手段。錢軍最失敗的,是和商賈打交道。香港商賈不同於政府官員,他們只是一些原來該去做農民的人暴發而成。他們是可以白痴到將機密的電話輸入到手機電話薄,最要命的是,他們的智能電話是易於破解、而且設定成長期上網的Windows Mobile系統。伍明康只需要配合黃頁電話薄,和一點點的社交工程(Social Engineering)技巧,那些商賈的電話號碼就得手了。餘下的,只是一些簡單的系統破解,從智能電話電話薄掃取電話號碼。伍明康一般不會做這些活,除非用來對付那個令人討厭的雨人。 「就算獲得了這段錄音,你又想怎樣,送到電視台、電台嗎?他們只會將它當成垃圾。」F再一次吐糟。 伍明康在思考讓這段錄音播送給最多香港人的方法。搞入侵大氣電波中止廣播嗎?不行,他們沒有器材。隨便亂打一些電話再播放這段錄音嗎?不行,太花時間。 * * * 以薩向錢軍回報,城中的所有人都恐慌性逃離元朗。元朗通住市區的主要幹線,例如大欖隧道和屯門公路出現大車龍。本來政府是配合軍方的計劃,但由於事件敗露,他們只好即時和解放軍劃清界線,要求全香港飛機停飛,而且聲稱不知道解放軍要進行這些計劃。錢軍破口大罵這些沒有誠信的走狗。他的計劃也完整的泡湯了。 錢軍問以薩,為何市民會知道這個計劃。他解釋說,有人修改了香港電台播客(Podcast)的所有RSS檔案,播客被騎劫了。播客是用RSS技術,指定RSS閱讀軟件在內容更新之時,從某一網址下載最新的聲音檔案。那兩個逃離的人入侵香港電台伺服器,將RSS檔案修改,令播客指向錢軍和女人的電話對話聲音檔案。一經更新,世界上數千萬台電腦都同時下載了該段的電話對話。香港電台那些人修改也來不及。還有大量無聊人將聲音檔案上載到YouTube,甚至有些人用來Remix歌曲、製作影片諷刺解放軍等等。傳媒知道事件才在六點鐘新聞大肆報道。以薩更說,錢軍那句:「我第一個可會殺了你。你別當我說笑」,最多人拿來混音。 錢軍送以薩一記耳光,用來報答他的笑話。 * … Continue reading

SF小說:無題《第八回》

錢軍給城中名流打了幾通電話,這幾通電話,目的是要安排截擊那兩個成功逃離李嘉誠尖端科技研究所的人,縱使他根本不知道他們的名字。錢軍是一個從解放軍安插的人仕,那些愛國愛黨才有生意做的名流,都會忌他幾份,只好允諾他的要求。 除了那家美資的Fedex不肯供出那運貨車的租借人及現在所在位置。錢軍心暗罵那他媽的美帝,他們不能使用衛星對那架車進行定位。 過了一會兒,錢手下從監視影帶拍下的圖像,與警方及中文大學留下的任何紀錄作配對。他們找來了伍明康的手機號碼,還有從中大搜來的伍明康教學錄像。他們打伍明康的手機號碼,已經打不通。他們從教學影像掌握到伍明康的聲紋。那些愛國愛黨的電訊供應商收到這個聲紋檔案,並已經開始對所有電話通話進行聲紋對比。只要伍明康使用公共的固網電話或手機網絡,一隊車隊就能夠在兩分鐘之內進行追截。 現代人總會用電話吧! * * * 伍明康借故去小便,下了車。 回來時,F問道: 「你該不是使用電話亭打過電話吧。」 伍明康發現被揭破「我…用公眾電話亭打過電話給蘋果日報報料熱線…」 「媽的!」F即時著司機快速逃離現場。F已經見到三架深綠色的福士Golf正向他們快速駛來。F十分相信司機可以甩掉這三架車,她和這個司機合作無間,這種追捕只是小兒科。 F仍然忿怒。但都要質問伍明康:「你為甚麼要打電話?」 「我已經依你指示將手機的SIM卡棄了。我想打公眾電話可以吧。」 「你太高估這些香港電訊商的商業操守了!那你向蘋果那些人說了甚麼?」 「那是錄音的。我留言指那研究所在伊利莎伯醫院。」 「你只是市民,不是內幕人仕,他們根本不會相信的,笨蛋!你這樣做根本亳無助益,現在更暴露了我們的位置。」 就在這時,快速逃避追捕的Fedex運貨車顛簸了一下。車子仍在公路上飛馳。 * * * 錢軍對手下終於確定了伍明康的位置感到非常滿意。他要求警方交通部在機場附近設路障,用的理由是有外國間諜潛入,縱使他仍未知道那個協助伍明康的女間諜是甚麼國藉。 最壞打算,都只不過是台灣或者美國,而且錢軍不相信是這兩國派來。 他對這個事件拖延了一個重要的武器測試計劃感到十分不快。 * * * 在愈發顛簸的車程,兩人仍在爭論。 「巴比倫計劃的聰明之處,是便宜。為何還要製造昂貴的飛彈?由其是這些飛彈是用作對人武器。阿爾蓋達的混蛋多次入侵特拉維夫理工大學,都只能偷到民航客機作飛彈。李嘉誠那幫人卻找出了布爾巴比倫計劃的精要。民航客機只是計劃的皮毛。美國不停捉錯用神的大殺傷力武器,就是這個。根本就不在伊拉克。CIA那班人太遜了,相信了我們莫薩德散發出來的錯誤情報。」F說。 「那精要那是甚麼?」 「暫時我不會告訴你。但我將你救出來,其實我是有求於你。你一定要參與,否則全香港都有危險。」 「你只是一個以色列的特工,竟關心香港來?」 「對!我只關心以色列,根本不在乎香港。但我希望你幫手剷除李嘉誠那幫人,難道你認為那夥人更關心香港?只要有這些人存在,國際只會更不和平。」 伍明康心暗罵,要世界和平,莫薩德根本就應該銷毀巴比倫計劃。根本這些特工、秘密政府甚麼的都不想有世界和平。有和平的話,他們根本就會丟飯碗。最令伍明康懷疑的,是為何這個特工會公開身份。 「解放軍已經完全掌握了巴比倫計劃,他們已經準備好用這個武器攻擊台灣。我在尖端科技研究所工作時收到的情報,解放軍將會將這個技術賣給北韓。」 「那亦似乎和香港無關。」 「北韓想知道這科技攻擊如首爾之類人口密集城市的測試結果,才會付錢。解放軍決定用元朗作為測試目標。」 「元朗?」 「對。解放軍認為中共人口密集城市,上海、深圳、北京是本國。香港只是附庸地區,還有別的選擇嗎?」 「那即是會在元朗發生如九一一般的事情?」 … Continue reading

SF小說:無題《第七回》

另一粒子彈轟爆了毒氣室的大門,那個女的伍明康拉走。伍明康當時十分的虛弱,就算他不知道此女是來救他還是來殺他,他只好跟著此女逃跑。 此女身穿白衣、戴眼鏡,非常傳統的科學家形像,我想每個人,見到這樣的衣著加上這樣的場景,都會估計此女是李嘉誠尖端科技研究所的所謂科研人員。 此女拉著伍明康上了一架昇降機。似乎仍未有人知道此女射殺了張軍濤,亦未有人在看毒氣室的監視錄影,因為錢軍仍未派手下追捕。 女的將伍明康帶到地面,也即伊利沙伯醫院。她隨手拈來了一張輪椅,著伍明康坐在上面。她扮演的角色是醫生,他們若無其事的穿過多條走廊。那女的將伍明康推到街口,有一輛Fedex運貨車在等待著。 「先上車才說!」那女對伍明康說,雖然他對Fedex沒好感。上了車,那Fedex車隨即開行。 「我叫F」那女開始介紹自己「我是混進李嘉誠尖端科技研究所的一名間諜。」 「又是間諜、特工甚麼甚麼,救命呀。我很想回家呀!」伍明康只有這個回應。 「恐怕不能。不是我不給你回家,是你的家恐怕快不存在。」 「甚麼?」 「我不怕告訴你,我是莫薩德派來的。調查意外被李嘉誠尖端科技研究所那夥賊偷去的東西。」亦在此時,她拉掉自己的人皮面貝,那中國人的面孔消失了,換來的是一個西方白人面孔。 全球有三大情報機關,有美國的中情局(CIA)、英國的軍情六處(MI6),和以色列的莫薩德(Mossad)。莫薩德於1951年成立,以公元一世紀猶太起義時最後一個陷落的要塞命名,總部設在特拉維夫(Tel Aviv)。莫薩德曾經暗殺多名巴勒斯坦激進領袖,也曾在海灣戰爭時剷除多位協助伊拉克的科學家。 「那為甚麼我的家快不存在?」伍明康問。 「時間不多,我只能夠快速的說明。」F著Fedex運貨車的司機快速駛到某處。 這個某處,是香港國際機場。 Fedex運貨車的好處,是無所不在。當他在任何地方停泊,只會令人覺得有速遞員在附近派信。政府向Fedex租了很多輛Fedex貨車,不少是裝有監聽系統從事間諜活動。 就像這一輛停在機場旁邊的Fedex運貨車,由駐港以色列大使館租來。Fedex比較老實,不像其他的速遞公司,受到利誘會供出租用運貨車的名單。Fedex就像特工界的瑞士銀行。Fedex運貨車停在機場,物流業,亳無破綻。 「這裡,將會是由巴比倫計劃所引起的一連串災難的起點。」F說。 1990年3月22日,莫薩德特工深入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暗殺為伊拉克開發飛毛腿導彈的加拿大科學家布爾(Gerald Bull)。此科學家受當時的伊拉克總統薩達姆所托,建立「巴比倫計劃」(Project Babylon)。布爾被殺,這個計劃沒有完成。根據外界收到的消息,巴比倫計劃由布爾設計的一款新型地對空武器。但實情是否這樣,就只有曾經在布爾寓所搜略過的莫薩德才知道。 伍明康只在報章聽過「巴比倫計劃」,他估計這只是一些火箭類型的武器,充其量只是一些導彈。他不明白,為何這個差點被忘記的過時科技,會和香港拉上關係。 「要是李嘉誠尖端科技研究所那夥人的實驗得手,一切都會完。」F的這句話沒有解釋到伍明康的疑問。 「你說那夥人完成了新導彈?難道他們想經機場運到香港試射嗎?」伍明康想求證。 「你說對了一半…」F故作神秘「可是導彈,根本一直存在…」 〈第七回完〉 p.s. 這個故事會在第十回完結

SF小說:無題《第六回》

李嘉誠尖端科技研究所,說得好聽一點是科技研究所,實情內裡的只是一群鼠竊狗偷。他們僱用了世界上最頂尖的黑客,入侵各國大學的電腦偷取國防方面的研究成果。他們偷來的新科技,先會由研究所內的科學家證明一下。要是科技有趣的,會送交解放軍。有些科技會賣給解放軍的盟友們,例如俄羅斯聯邦軍或者朝鮮人民軍。 尖端科技研究所的首席黑客,是來自印度的以薩。他曾經在美國聯邦監獄因為電腦犯罪坐監六年。他曾經是剛成立的Google的資料保安工程師。要不是他急著還一條賭債,他不需要危險地入侵美國銀行的總機。 駐李嘉誠尖端科技研究所的解放軍代表叫做錢軍。他知道了麻煩的香港傳媒開始調查中共將香港變成情報研究基地的計劃,於是乎他要醫院方面成立一些偽裝軍方研究點,引開傳媒注意。 在伍明康之前,這個偽裝軍方研究點已經由四個臨時研究助理演了四台劇。第一至三代請來是專業演員,在軍方解剖實驗室進行些解剖兔子之類的白痴實驗,甚至讓傳媒來拍照。可惜的是傳媒將實驗室拍來的照片與以住電影中的臨時演員作比對,記者發現他們在周星馳電影或《笑星救地球》等等電視節目有出過鏡。錢軍知道這些下去定會被踢破,於是乎將這三個人一一殺人滅口。第四代是真的有研究經驗的大學畢業生,但這個人到蘭桂芳飲酒時,被記者假扮的「索女」狂灌酒,在酒醉間爆出「解放軍研究基地」幾個大字。亦因此,傳媒根據這個線索追查「解放軍研究基地」的所在地,簡直是打草驚蛇。這個人酒醉後從此沒有醒來了。或者是,特工殺人的效率比這個人的肝腎排毒功能還高。 到了第四代,錢軍的屬下,也是那個扮作張醫生的特工頭頭認為,要令這台戲演得更好,演的人不能知道自己在演戲,要做回自己。那台戲也不能再只是解剖兔子,除兔子貴之外,亦因為再沒有人相信一家公立醫院還是做這些科學性的實驗。 但是,由於道具部的手足做的道具不夠真實,伍明康這台戲只演了數天,是歷來最短的。要是請來的只是一個中五畢業生,他該不知道電腦呀、數據呀之類的道具是假的。 張醫生,不,張軍濤根本知道,不演這些戲,傳媒踢破的機會更低。 張軍濤見到毒氣室內伍明康,雙眼發紅、手腳發紫,知道此人命不久矣。以前他負責拷問潛入中共政府核心的台灣特工,都是用這種從巴士拉大學偷回來的新型毒氣。果然,伊拉克那群狂熱科學家誓死效忠薩達姆,高壓統治下不停研製這些殺人武器簡直不遺餘力。這個政權如此倒台,令李嘉誠尖端科技研究所少了一家有如女中學生偷之不絕的OK便利店。現時偷竊的主力,除了誓死剷除以色列於阿拉伯半島的多個中東國家,還有那些暗地幫助的歐洲小國。 伍明康發現毒氣室的出氣口在房頂,毒氣的溫度卻很高,想必是生產需要很高的能量。他知道這家毒氣室的漏洞,出氣口應該設在房間之下,因為熱空氣上昇、冷空氣下降。毒氣積聚在屋頂,以很慢的速度沉降下來。伍明康睡在毒氣室地面,買回少量的時間。但無可避免他已經吸入少量的毒氣,出現中毒反應。他感到呼吸困難,心手不停發汗。 此時此刻,一聲槍聲劃破了寧靜,比伍明先死的,竟是在控制台的張軍濤。張軍濤的臉,被子彈轟穿了一個洞。伍明康從這個洞看出去,是一個女性的身影。 < 第六回完>